【少女心】毛茸茸的爱

1.害羞的猫咪


在森林的边缘上,住着一只害羞的猫咪。她并不是很漂亮,没有雪白飘逸的皮毛。然而她很喜欢自己身上短短的、软软的、灰色的小绒毛,每天早上都会用水认真地洗一遍。


猫咪已经不小了,按照人类的年龄来算,她大概是少女结束的年纪。每天猫咪妈妈都会跟她说,“什么时候带个帅气的男朋友回来给我看看啊?”,她总是很无奈,回到,“别说啦,妈。他们都喜欢那些漂亮的呢。我又不好看。”


“哎呀我的宝贝女儿这么好看,哪里会有人不喜欢嘛。”当妈的总是这么说的。


她叹口气,舔舔爪子,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2.是初恋吧


其实害羞的猫咪有一个喜欢了很久很久的家伙。那是一只小豹子。很久之前,小豹子一家也住在森林附近,猫咪妈妈总是警告她不要随便出去,说小豹子会吃掉她。


可是他长得真好看啊。她红着脸,奶声奶气地说。就算是很小很小的猫咪,也是一只害羞的猫咪呢。

猫咪妈妈在她头上恨恨地拍了一爪子。


后来好几天晚上,小猫咪的小房间里都亮着灯,猫咪妈妈偷偷走进去看的时候,灯却又“啪嗒”一声灭掉,像是什么心事被撞破的慌张声响。

“哎呀,看来我们的小猫咪也长大啦。”猫咪妈妈看着床头柜上细细的针线,叹了口气。


有一天猫咪妈妈和猫咪爸爸出门去了,小猫咪偷偷地把放在枕头底下的、做了好几天的、毛茸茸的耳套拿了出来——看!这么好看的、金黄色的、圆圆的耳朵!

她笨拙地拍了拍耳套粘上的毛线头,歪歪扭扭地戴上,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家门。


看呐,他好帅气!


戴着豹子耳套的猫咪躲在一棵小树后面,远远地看着小豹子在恣意地奔跑着。

早晨的阳光洒在他金黄色的皮毛上,泛着暖暖的、毛茸茸的光。


她用爪子在小树上歪歪扭扭地刻下了一句“我真喜欢他啊”。


空气暖洋洋的,带着春天草地里的青草味,在她的耳边轻柔地絮絮叨叨。

猫咪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眨了眨眼泪,晕晕乎乎地蜷在草地上睡了过去。


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身上的毛晒得有些热乎,她揉揉眼睛,刚准备坐起来,却看见自己眼睛的正上方——是一双豹子的眼睛。


“我说,你是哪里来的啊?怎么就睡在这儿了。”小豹子显然等她醒等到百无聊赖,爪子边上放了好几个小花环,上面还有一只明显被暴力抓来的蝴蝶。

小小年纪的他并没有觉得对面的小家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除了脸似乎被太阳晒得太红了。


“以后中午睡的时候,不要脸朝上嘛,我妈说这样会晒伤,趴着睡比较好哦。”

“唔嗯,嗯、嗯。”小猫咪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梦吧。

然后她很紧张地、用了很大力气、狠狠地压了压自己的耳套。


“你在干什么啊,摸耳朵也不能用这么大力气嘛。”小豹子看着她脸上突然露出纠结的表情,有点无语。


小豹子显然把小猫咪认成了自己的同类,归功于那副拙劣却可爱的小耳罩。

年幼的他很好奇,为什么有豹子身上的毛会是灰色的呢?他有点不屑,“我们豹子身上的毛都应该是黑黄相间的!你这个,很奇怪嘛。”

新认识的朋友赶忙解释说自己爸爸妈妈都这样,所以自己也这样啦。

小豹子刚想说“真不好看”,想起自己妈妈严肃地告诉自己对异性要温柔,刚到嘴边的话艰难地咽了下去,他摇了摇头,大喇喇地一挥爪子,“……不过灰色也不赖。”


夕阳快要落下的时候,两只年幼的小动物约定好以后有机会要常常出来一起玩,小豹子豪气地挥了挥爪子,“以后谁欺负你,告诉我,我第一个冲上去揍他。”

小猫咪揉了揉耳罩,里面的耳朵尖被压得生疼,她忙摆了摆爪子,“不用,不用。”

小豹子和他的新朋友高兴地玩耍了一整天,他回家的时候在想,唔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子,不过,短短的灰绒毛,也真的很舒服呀。


小猫咪的话。也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呢。


不不不,小猫咪,大概是,遇到初恋啦。



3.冬天是用来离别的


长大后的猫咪坐在床边,翻出了自己的日记,看到很早很早以前,还很稚嫩的字体,叹了口气。

后来就好久都没有见了啊。


她记得在那之后,她每个周末都会和小豹子一起出去玩耍,在初春的草地上翻滚,在夏日的树荫下酣睡,在深秋的落叶上奔跑,在寒冬的雪地里打闹。


那个时候的小豹子总觉得自己的新朋友有哪里说不上来的奇怪,但是他觉得那是因为对方没自己见多识广。

小豹子有些骄傲地说,“看你好像还并不是个成熟的豹子嘛,有什么不会的来问我就好啦!”

小猫咪装的很辛苦啊,她小心翼翼地说,“嗯嗯好的呀,那谢谢你啦。”

“没事,我们谁跟谁啊。”小豹子拍了拍胸口,“除了我爸妈,你可是我遇到的第一只豹子。”


小猫咪听到这儿,有些高兴,却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有些难过。


那年的冬天很冷,森林里下了一场大雪,小豹子一家决定搬到森林里面去住,他约了自己的好朋友出来见面,想好好地道个别。

结果小豹子的妈妈突然有事情要提早离开,留给小豹子去见朋友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当小豹子气喘吁吁地赶到他们初遇的那块草地上时,草地上已经被雪积满了,远远地他看见她半趴在原地,身上积了薄薄的一层雪,好像已经等了很久了。

那层雪好白好白,泛着亮晶晶的光,都快要映到他心里去。


小豹子的妈妈在不远处催他,小豹子跑到他的朋友面前,发现对方似乎睡了过去,长长的睫毛上落了几片晶莹的雪花。他伸出爪子,轻轻地帮她拂了下来。

她的睫毛动了动,他的心脏“倏”地一下跳的飞快。


像是四月初漫天樱花那般恣意温暖的、倏然绽放的、热烈无比的心跳。

他逃也似的跑了开去。


小猫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她抖掉了身上的雪,发现身边覆了一层浅雪的爪印,以及掉的几根金黄色的短绒毛。她想大概是他不舍得叫醒自己,来了又走吧。

连一个好好的道别都没能留下。

她收起了那几根短绒毛,紧紧地攥在了爪子里。突然,她“哇”地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小小的爪子无助地揉着被小耳套勒到麻木的耳朵。


小猫咪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心疼。



4.生活才不是童话


小豹子离开后,小猫咪带着耳套,在草地上从春等到夏,从秋等到冬,也没有能等到自己喜欢的他回来。

她只好掉着眼泪,跟着爸爸妈妈搬到了森林的另外一个尽头。


时间晃晃悠悠的过去,谁也没有等谁。


今天其实是小猫咪大学开学的第一天,结果猫咪因为哭着哭着睡过去了,眼睛肿的不行。她懊恼地捂住了脸,跟妈妈开玩笑说,“哇这样怎么能去开学嘛。”

“可不是嘛,帅气的男孩子都不来找你嘛。”


扎心了啊母亲。猫咪虚弱的笑了一下。


害羞的猫咪现在已经不再那么的害羞,她戴上自己最喜欢的项链,认认真真的打理了自己的小灰绒毛,就去森林中间的学校去了。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校门口哗啦啦一群花痴围着的就是她喜欢了好多年的小豹子。

不,应该是帅气英俊的青年豹子了。


他身上的小绒毛比起原来更加闪闪发亮,柔顺又张扬,就像他现在的笑容。

猫咪突然,又变回了那只害羞的小家伙。


她拉着刚认识的白狐狸哆哆嗦嗦地挤到了人群的最里面,看到豹子正在和他的朋友聊着二年级的转学生。

“欸我说,你见过那只白色的狐狸么?感觉很仙啊。”

“诶诶豹子你不是最喜欢的就是白毛嘛哈哈哈……”

“啧就你话多!”他一拳捶上对面白熊的胸口,脸上却掩不住笑意。


小猫咪默默地退了出来,这时突然听见白熊带着嘲讽在身后说,“哪像这灰毛的小家伙,看着就脏兮兮的。”

她回过头去,看见豹子把白熊指着她的爪子轻轻地拍了下来。

然而也并没有往她这边看一眼。


所以说,生活才不是童话,所谓的重逢从来都不会美丽。

更何况对方压根没认出你。



5.我要再努力一点


在新学期开始之后,豹子发现自己身边似乎总有一只猫咪在打转。

跟着老虎去游泳的时候,大家一起用餐的时候,放学回家的时候,总能看到那只灰毛的小猫战战兢兢地在不远的地方。她似乎很喜欢他,却也很怕他。

每次豹子转头去看她的时候,她总是“倏”地一声就不知道窜到哪里去了。


大概又是喜欢他的小女生。

豹子转过头,看到一闪而逝的灰色影子,叹了口气。


看到那身灰色的毛,他不知为何有些心疼。他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下雪天,那只让他惦记了好多年的,在雪地里酣睡的,雪白的小豹子。

时间过去太久,他都快要已经记不清自己的第一个朋友长成什么样子,只知道她有一双可爱的圆圆的耳朵,和让他永生难忘的洁白。


不,不是第一个朋友吧。

明明是第一个喜欢的家伙。


例行许愿希望明天可以见到那只雪白的豹子之后,豹子安然入睡了。

哦对了,他在开学看到那只新入学的白毛狐狸之后,就开始这么许愿了。


他当然不记得,那也是看到小猫咪的第一天。


小猫咪这段时间在攒钱,她打算买一件白色的,毛茸茸的外套。周末的时候她拿上准备了很久的零花钱,去了森林中心的超市。

跟她一起的白狐狸一直在热忱地给她出主意,说这个好看那个好看,可是小猫咪就是听不进去。


“唔我想要这个。”

“欸?这么……华丽的,白色带毛外套?”白狐狸有点懵逼,她一直很喜欢小猫咪身上软软的小灰毛,她觉得小猫咪明明只要带个可爱的小帽子就足够漂亮了。

“嗯。”

白狐狸明显是被小猫咪难得的坚定震悚到了。

她看着猫咪行云流水般完成了打包到付款的全程,感觉自己根本就不需要出主意嘛。


“哦对啦,我,我报了唱歌班,你要来吗?”

“……去去去。我去。”白狐狸还能说什么呢。

她看着在她眼中闪闪发亮的猫咪,心想,“哇,这绝对是恋爱了吧。”


超——努力的家伙啊。



6.我已经很努力了啊


白狐狸和小猫咪都参加了唱歌班,带队的鹦鹉老师,当然不出意外的,选择了白狐狸——和豹子,作为唱歌班的领唱。

没有豹子的活动小猫咪才不会去的。


小猫咪穿着她新买的毛茸茸的白外套,颤巍巍地站在了第一排。


一曲结束,豹子和白狐狸聊了几句,侧过头去,整个傻在当场。


“我的天啊她怎么穿的……啊害得我那么激动还以为美梦成真了。”豹子本来还对猫咪有一点点心疼,这个瞬间突然多了一点烦躁。

“……他看这身都会震惊么效果居然有这么好?”猫咪看着豹子震惊的表情,内心激动又喜悦。

“啊猫咪喜欢的绝对是豹子吧这脸红的。”旁观的白狐狸内心“啧啧啧”了三声。


猫咪眼睁睁的看着豹子傻愣了三秒,随后用一种非常阴沉的表情转了回去。


那天傍晚的时候下了大雨,猫咪被淋了一身,装在背包里的白外套倒是干干爽爽。

白外套被她和毛茸耳套一起放在了床底下的盒子里。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

猫咪被石头绊倒了,从旁路过的豹子看也没看一眼。

猫咪鼓起勇气送给豹子吃的团子被当面扔在了垃圾桶里。

猫咪自告奋勇帮豹子搬课本,豹子一把抢过去,生硬地说“真的不用”。


那大半年,从夏天的雨到冬天的冰,猫咪觉得老天爷对自己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我觉得我没希望了啦!”此时已经是闺蜜的白狐狸听见猫咪趴在桌上,闷闷地说。

白狐狸也不知道说什么。


白狐狸觉得,豹子本性不坏,不是那种恃宠而骄的家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就是对小猫咪,很冷淡啊。


大概是真的,超——不喜欢的吧。


“我已经很努力了啊,可是他压根不看我的。”

“你不是说你们小时候见过吗?你有没有什么可以证明的东西啊?”

“唔,这个可以么?”说着,小猫咪掏出了一个小挂坠,里面是很多年前雪地上的那几根豹子毛。

“大概可以吧。”白狐狸斟酌了一下,觉得大概可以。“你明天开始戴着吧,他迟早会发现的。”


入夜,小猫咪手里攥着她的小挂坠,心里抱着她的小希望,甜甜地睡了过去。



7.夏天是用来开始的


寒假过去,春天到来,两个多月过去,猫咪照旧在豹子身边打转。大概也是认命了吧,豹子开始会接下猫咪送给他的食物,可是眼神和语气里,对她的厌烦和疏离有增无减——

尤其是猫咪穿上雪白的表演服的时候。


豹子总觉得,这只猫咪在玷污他神圣的初恋。

虽然他自己也知道根本没这回事。因为压根没人知道他初恋是谁。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初恋现在就在他面前被他横鼻子竖眼睛各种嫌弃。


那年的立夏那天对猫咪来说,是结束也是开始。


那天上课的时候,猫咪照例带着她的小吊坠,希望豹子可以在她的身上多分到一点点的目光。

她的小小愿望在豹子进门的一瞬间就破灭的渣都不剩。


她喜欢了好多年的豹子,身边是是,另外一只豹子。

一只雪白的豹子。


她从来没看过豹子的脸上有那么开心的,视若珍宝的表情。

那一个瞬间她觉得自己输得好彻底。


她精神恍惚到豹子和他的女朋友走到面前了,周围的人都退后了,她都没有发觉。


看起来就像螳臂当车般、孤注一掷的悲壮。


白豹子有点惊讶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灰色小猫咪,以及她脖子上的,亮闪闪的吊坠。

吊坠里面,是什么?


白豹子伸出爪子,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那一点光亮。

另外一只爪子轻轻地,却也不容拒绝的,在她即将碰到小猫咪的时候,把她的爪子挡了下来。


豹子自己其实也很惊讶,他并没有想到小猫咪对自己的执念会有这么深,深到第一次孤零零地站在自己,和自己女朋友的面前。

他突然有点不忍心,于是挡下了女友伸出去的爪子。


那个吊坠里面,是什么?


他的瞳孔突然紧缩起来。


“嘣”的一声,猫咪脖子上的吊坠被粗鲁地扯了下来,串珠噼里啪啦洒了一地。

猫咪的脖子被扯得生疼,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透过泪光,她看见自己宝贝了好多年的吊坠,正被豹子拿在爪子里。

豹子脸上的震惊比那日更甚。


他终于认出我来了!


好多好多年的心愿终于变成现实,她甚至顾不上擦干净眼泪,脸上混着泪水泛起笑容。


豹子看着吊坠里明显是属于自己的豹毛,惊怒到无以复加,他怎么都不敢想,会有家伙厚颜无耻地收集他掉下来的毛,贴身带着。

光是想想他就要恶心地发疯了。


他看着对面猫咪脸上扬起的笑,一年多来的烦躁忍耐终于到达了极限。


“啪”的一声,他把手里的吊坠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粉末四溅。


猫咪什么都听不见了,她软塌塌地倒了下去,恍惚中似乎看见白狐狸愤怒地一爪子抓上了豹子的脸,豹子毫不留情地把她拍落在地上。

她想伸出爪子去阻止,却发现自己眼前慢慢变暗,什么都看不见了。


她晕了过去。



8.灰烬


“我真的尽力了,我不喜欢他了。”她这么想着。


她想,她所有的喜欢,就随着那个吊坠一起灰飞烟灭吧。


她在无边的黑暗中,看见了燃烧了好多好多年的,盛大无比的象征着喜欢的火焰。


她默念一二三。


火焰熄灭。剩下一地的灰烬,堆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铺满了她的心底。



9.后来的后来


猫咪醒了过来,看见白狐狸吊着绷带,趴在她的病床上,流着口水睡得正香。

她慢慢地扬起了笑容,觉得似乎也没有什么。


大概没有结束,就不会有开始。

至少这么久的不堪时光里,她还收获了一个可爱的好朋友。


她和白狐狸结伴换了一所学校,在那里安安稳稳地上完了学。

在那里的一年,她遇见了一只实诚的棕毛公猫。

他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也没有帅气的外表,他只会每天涨红了脸给她一盘并不很好吃的小鱼干,然后早上在她家门口等她出门然后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或者是下雨的时候忙乱地把雨伞塞在她的爪子里,假装很帅气地冲到雨里去,然后摔了一个大马趴。


“噗嗤”一声,摔在泥地里的棕猫正懊恼自己怎么这么笨拙,就听见头顶上传来的清脆笑声。

他抬起头,看见小猫咪撑着他的伞,朝他伸出了她的爪子。


他们在一起了。


棕猫不会讨她开心,却让她觉得,唔这样的生活真好真安心。


有的时候,阳光充足的下午,她会想起以前,很努力的自己和并不在意自己的对方。她并不觉得后悔,只是觉得,大概老天不愿意他们在一起吧。

棕猫听她说过这段故事,当时他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下一秒就要冲出去和豹子同归于尽。


小猫咪轻轻地拉住了他,“我已经不喜欢他啦。”

“没关系的。”

“现在的我过得很幸福,谢谢你。”


后来的后来,猫咪和棕猫在森林的小道上漫步,后面跟着他们可爱的小奶猫。深秋的风总是凉凉的,吹得她打了一个喷嚏。棕猫赶忙递过来一件外套,猫咪接过来的瞬间怔忪了一下。

“怎么啦?”

“没什么,”她看着不知不觉走回到多年前初见豹子的草地,她叹了口气,回过头,“突然感觉有一种很熟悉的温暖。”她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忽然把外套扬了起来,“但是温暖被风吹走啦。”

“给你幸福的明明是我嘛。”棕猫不由分说地把外套罩在她的头上,恨恨地揉了两下。


那天回家之后,小奶猫冲进妈咪的房间,不由分手一阵倒腾。

她顶着对她来说还太大的耳套,摇摇晃晃地走到客厅,嘟囔,“麻麻这是什么呀?”


猫咪看着她半个头都被罩在耳套里的女儿,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她揉了揉小奶猫的头,轻轻地说。


这是爱。

嗯,很久很久之前的,毛茸茸的爱。



end....? →→→



番外 之前的之前


豹子很烦躁。


原因当然是那只灰色的猫。


自从那只猫在让他想起初恋之后,他对她的厌恶度就开始与日俱增,烦躁地都不像他自己。


而更让他烦闷的是,他梦到她了。

他梦见那只猫羞涩地递给自己下午茶,或者是跟自己一组做着实验,又或者是躲在草丛边鬼鬼祟祟地看着他。


“啊——烦死啦!”


后来他看到了猫脖子上的挂件,盛怒之下狠狠地摔碎了它,虽然被白狐狸招呼了好几爪子,不过那一瞬间他感觉有什么结束了,心里很是畅快。

他完全不想承认,自己在看到猫咪晕倒的瞬间,突然心慌了起来。


那天晚上他第一次做梦梦到了自己的初恋。

初恋披着雪白的毛,站在雪地里,朝他微微笑着。

他几乎是流着泪朝她跑去。


突然她抖掉了身上的雪,拿掉了罩在耳朵上的伪装。

成了那只灰猫的样子。


然后在他碰到她的前一秒,倒了下去。


“!”他从睡梦中吓醒,连自己梦到了什么都忘记了,一宿无眠。


第二天回到学校时,他看到白狐狸和灰猫的桌子被移走,才知道灰猫住院了,她们两个也决定要到遥远的地方去上学。

他突然真正知道是什么结束了。


后来很多天,他都会梦到那只灰猫,那只猫羞涩地递给自己下午茶,或者是跟自己一组做着实验,又或者是躲在草丛边鬼鬼祟祟地看着他。

又或者是那天仰起头看着他的笑容。

是比全世界还要大的幸福才能让她露出那种笑容吧。


他突然发现自己早就习惯了生活中她的打扰,之前看到白色的她的所谓烦躁,根本就不是烦躁,根本就是慌乱吧。

没有可能的喜欢突然投影在生活中的喜悦吧。


他大概,早就喜欢上她了。


那天晚上开始,他再也没有梦到过他模糊的初恋。

会出现在他梦中的,只有那一年,喜欢他到极限的那只,不起眼的小灰猫。


后来他离开了森林,去很远的地方锻炼自己。

等他回来的时候,早已物是人非。


他在森林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发现自己无意识间走到了当年遇见初恋的那片草地。这时他听见身后的小路上穿来笑声,他赶忙躲在一棵大树后面。

他几乎是瞬间就认了出来,是当年那只灰猫。


他看着她和他的丈夫,带着他们的孩子,在这条小径上慢悠悠的走着。


他突然掉下了两颗好大好大的泪珠。


他用爪子在大树上刻下了一句“我曾经很喜欢她”,这时他看见低处也似乎被谁刻下了一句什么,歪歪扭扭看不分明,只看得清一个“喜欢”。


“原来有谁跟我一样是么。”他轻轻抚摸着过了很久,已经模糊的刻痕。

“大概真的喜欢极了所遇见的家伙吧。”


他转身离开,带起一阵风,恋恋不舍地吹向草地。

“唔,”拿着外套的猫咪突然怔忪。


“突然感觉到一阵很熟悉的温暖。”

“但是被风吹走啦。”


END.


#日常无所属随便码字系列#(突然除草)


评论(6)
热度(5)

© 汤川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