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落定之后

AU:原作剧场版结束后。

PARO:原作双执行官,狡噛慎也已逃离。

文案:当所有的事情都尘埃落定,安定的西比拉系统也会偶尔开一开玩笑,收到奇怪消息的雏河翔羞红了脸,一向一本正经的监视官会对自己的部下们开出怎样的难题呢?

 

“宜野座,你还真是没变啊,总是独自背负着一切。”空气里是潮湿的咸腥味,海风吹起衣角猎猎作响。坐在台阶上的监视官回过头,朝后面的人笑了笑。

执行官有一瞬间的怔忪,愣神过后也牵起了嘴角。

是和多年前的紧绷不同的,舒服又安心的表情。

 

对一系其他人而言,处理干净SEAUn暴乱的好处就是局长给他们放了两周的长假。

然而对于常守朱来说,两周的假期等于不可计数的事件报告。“

啊——!”瘫倒在书桌前,她有气无力地拨弄着眼前的烟灰缸。凌晨赶报告这种事情四年来做的不少,但是这次的报告格外麻烦。“主要还是因为……”,空气里是熟悉的烟草味,熏得常守朱有些昏昏欲睡。“虽然西比拉是肯定知道我和狡噛先生见面了的,但是到底是写还是不写呢?要不要问宜野座桑……”


往日的干脆作风被疲倦消磨的一丝不剩,现在常守监视官的智商可能已经完全不在线上了,从她一边思考一边自言自语就知道。

终于支撑不住睡了过去,细微的呼吸声盖住了消息通知的响动。

偌大的房间里,浅绿色的指示灯一闪一闪的,映得四周的黑暗都有些温柔起来。

 

一夜无梦。

 

闹铃响起三秒钟之后就被准确无误地按掉了,宜野座伸元从床上坐起,刚睡醒,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换上衣服裤子,穿好鞋子,刷牙洗脸吃早餐。

三年多的时间下来,他早已习惯于这样的日常,只不过有时候忙得要命会来不及吃早饭,也有时候睡得迷迷糊糊会被机械臂给冰到,一个激灵就醒了大半。


看来我也是老了的人啊,他一边自嘲着一边收起了碗筷。把一切整理干净后,宜野座轻轻带上了门。

 

落锁的声音消弭在四月的微风里,晨光从地平线上透过来,树叶的罅隙里漏下几点亮色,如此的温和背景下,就连这个满是冰冷机器和人心的世界,也显出了一丝少有的可爱。

 

刚进办公室的常守朱感到了一丝明显的不对劲,说好的假期,自己只是要来拿一份文件就准备打道回府,可是为什么雏河翔和六合冢弥生都在桌前,而且,面红耳赤的雏河翔是什么情况。

常守并不急着打听这些,毕竟有这种事有的是时间。


她拿上文件,出门左转,不费吹灰之力地在转角的露台上找到了宜野座伸元。

一直作为前辈引导她的人,正靠在栏杆上,远远地看着朝阳和城市。

 

“宜野座先生早上好。”并不是很惊讶身后传来的声音,宜野座回过头去,看到女孩一脸笑意。

“监视官好,有什么事情么?”

“不,是作为朋友哦宜野座。”看见对面男人难掩的惊诧,常守朱笑意更甚,“想问问宜野座心目中的狡噛先生是个怎样的人?”


人在被问到出乎意料的问题的时候第一反应会是什么呢?教科书上说会是呆滞和迟疑。

触及到心底的问题总是可以揭下人的面具,有的时候会引导一个人的思考也不一定。

 

“……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暴徒,之前在SEAUn的时候我说过了吧。”

侧过头去,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回答太干巴巴。

“我说宜野座桑,你还真是没变呐。”常守有些无奈,虽然早就料到了是这样的答案,不过亲耳听到还是有些懊恼。

“如果是监视官的命令的话,那我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不知道是面前人的失落表情太过触动,还是内心乱七八糟的感情作祟,宜野座突然觉得说一说也没什么。


“狡噛他,是头野兽。很精准,也很危险。对一些事情有着异于常人的执着。”

“那宜野座是把他当成朋友对吧?”

“……额是的吧。在他是监视官的时候。”

“其实现在也是吧。”

“……你要是这么觉得,就这么觉得吧。”

“这么容易就妥协,一点也不像宜野座先生嘛。”常守笑着看向面前有些语塞的男人。

 

“小朱在么,快点到办公室里来!”终端响起,闪动的是唐之社志恩的头像,语气出奇的轻快。今天大家都是怎么了,除了自己和宜野座的每个人都很不正常。

摁下通话键,常守一边答应着,一边往楼里走着。


宜野座欲言又止,转回身去继续看着地平线上绵延的轮廓。


和狡噛慎也那个男人的回忆,被之前的相遇和常守的一番话尽数勾了出来。

这么多年过去,迟钝如他,也逐渐了解到了自己藏在友谊二字之下有些复杂的心情是什么。

不过他并不想做什么或者说什么,这样结束或许比较好。

他叹了口气,想起常守说的“这么容易妥协”,笑着摇头。


他拿起手边的矿泉水瓶,想起要给办公桌上的小仙人球浇水了。

 

办公室门口迎接常守的是唐之社、六合冢和雏河。六合冢倒还冷静,唐之社已经是一副翘首以待的好表情了。

“小朱你知道西比拉系统有一个理想伴侣的事情吧?”她扬了扬手边的报告纸,“就是筛选各个方面符合系统要求的人进行相性匹配。最近系统给执行官也引入了这个设定,不过还是试用期。第一次是我们一系二系的所有男性执行官,当然就包括面前的——”她象征性地推了一把,“雏河翔。”


到头来雏河翔脸红了一个早上敢情是这个原因。

不知为何,听到这个消息的常守朱突然起了点小女生的心思。

 

“你应该接到通知了吧?”唐之社有些意外常守的不知情,“毕竟你要审核他们的对象呢,写报告也是必须要完成的一项,真是辛苦啊小朱。”

“抱歉抱歉,昨天没来得及查收消息。“常守不好意思了起来,转向一侧脸红趋势更甚的雏河翔,“唔有没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呢?好歹,我也是女生。”接着做了个鬼脸。

 

雏河翔通红着脸,把自己收到的对象表单交给了常守朱。

 

“……我觉得还是去咖啡厅比较好吧?”

“不不不,音乐厅比较好,弥生你觉得呢?”

“是学习乐器的女孩的话,音乐厅比咖啡厅要好吧。”

“诶诶怎么会……好吧,雏河你觉得怎么样?”

“唔……好、好的。”

……

 

这一天的上午,阳光从窗口漫进了长久阴暗的一系办公室,那些浸润着血和泪的气息被春季的风吹散,带着锋利边缘的回忆模糊不清,覆盖在鲜血淋漓上成了疤痕,没了痛感。

每张脸上都是少有的笑容,轮廓泛着毛茸茸的光。

 

拿了个文件也感觉自己筋疲力尽的常守朱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去继续整理无止境的报告,路过办公室时,看到宜野座正站在桌前看着什么愣神,手上还拿着水瓶。

她有些好奇,是什么事情能耽误到宜野座给小仙人掌浇水。


肯定是比那更重要的事情吧。

 

“啪”地一声倒在床上,年轻的监视官看着自己桌上整整齐齐的一摞事件报告,长出了一口气。

她恍然想起自己还忘了查收之前的邮件,点开终端,名为“一系执行官拟理想对象”的文件静静地挂在那里。

 

点开之后,是雏河翔的一份,常守朱默了默,刚准备退出,却发现邮件提示有下拉部分没有查看。

她这才反应过来一系的男性执行官还有谁。

 

常守朱有些不可置信地下拉,在看懂显示的文字后,她的表情凝固了三秒。

她眨了眨眼睛,又揉了揉眼睛,再三确定了一下屏幕上的句子。

 

把终端放在一边,常守朱发现自己睡意全无。

 

很久没有这么激动过了,应该说是意料之中的开心还是意料之外的惊喜呢?

 

上午宜野座先生说了不少,但是依旧有什么没说吧。应该是他觉得再也不会说出口的一些事情。

 

常守朱翻了个身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低垂夜幕,想到刚刚看到的文件,感觉西比拉系统这次难得做了件不让人讨厌的事情。

 

刚刚才发觉,那个小仙人球,是从一个执行官的桌前到了另一个执行官的桌前。

常守想,自己知道什么是比仙人掌还要重要的事情了。

 

她笑着看向窗外似乎怎么也看不到尽头的黑暗,突然感觉其实黑暗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总有一些是系统或者黑暗无法改变,无法阻挡的。

 

比如说人性,比如说温暖,比如说自由,比如说爱。

 

比如说那封文件里,宜野座伸元的理想对象。

 

狡噛慎也,这四个字。

 

常守朱觉得,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以后也会这样下去的吧。

——————END—————

评论(8)
热度(29)

© 汤川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