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嘘!想念请安静

AU:官方

PARO:上司下属

设定:未告白

相关:两个互相喜欢对方却都没有发觉的白痴,在周围人辛苦的直接助攻之下会有什么进展呢?

文案:当日夜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又一次走上战场,艾伦的心情是怎样的?而在听到作战失败、兵长重伤的消息之时,艾伦是否能够发现自己的心意?而在陷入昏迷的利威尔的梦里,第一个出现的人竟然是艾伦。感到震惊的同时,他又觉得,似乎并不坏。

 

A What happened ?!

 

“听说了吗!壁外调查结束了!兵长他们回来了!”

“哦哦是嘛?快走快走去城门看看……”

“走走走!”


清晨的光透过窗帘。朦胧地洒了满地,透出毛茸茸的轮廓。

热腾腾的蒸气伴着饭菜的香味,烘着饭堂里的人声鼎沸。


听着四周的讨论声,艾伦啃着面包的动作停滞了一会儿。

隔壁桌的让伸手过来,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欸不去看看啊?”一脸戏谑。

“谁说我不去了!三笠阿明,我们走!”艾伦也不是很明白心里的烦躁从何而来,一巴掌拍掉让的手,转身就朝城门方向跑去。


“那个死矮子。”阴沉的三笠。

“……这样说兵长不太好吧。”无语的阿明。

“诶诶三笠,我们……”

“艾伦等我一下。”

“……”


艾伦自然没有听到后面的对话,他只是朝着城门的方向,很快很快地跑着。

有点像原来小时候冲出去看调查兵团的热情,可又有什么不一样。


至于是什么变了,他也说不出来。


周遭城镇早晨的样子在身边一帧帧略过,挤着牛奶的妇人,忙着做饭的店主,大声吆喝叫卖的商人,满满的尘世安定味道。

艾伦恍然间觉得,这个世界,真和平啊。


跳上堆在街边最高的石头,艾伦蹲在那里,撑着脑袋,看着不远处逐渐的熙熙攘攘。


本来这次壁外调查应该把艾伦带上,可是兵长认为这次任务太危险,于是便让艾伦留在总部。

走之前只说了一句“一个人给我好好待着,小鬼”。


艾伦想了想,觉得自己有点奇怪。

利威尔兵长一直对自己非常的严厉,训练时毫不留情,讲课时不苟言笑,就连扫除检查的时候都认真地不行,完完全全的前辈。

本来兵长出去出任务,自己应该会觉得轻松了不少才对,不过潜意识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


“快看快看!城门开了!”伴着人群的喧嚣欢呼,城门缓缓上移,身披自由之翼的士兵骑着战马,朝城里快速行进而来.

马蹄踩踏,周遭猎猎生风,溅起尘土飞扬。


嗯,骑在最前面的埃尔文团长,旁边是韩吉分队长和米克分队长,嗯……


咦?

兵长呢?


手指着一个个数过去,直到数到队伍最后的普通团员,视野中也没有熟悉的冷峻表情。

他有些不相信,站起来之后又细细地开始找。


队伍前方的韩吉一眼就看到艾伦,脖子伸得长长的,明显是在找人的架势。

她侧过头去,看了看队伍后方的一辆马车,叹了口气,“欸我去把那家伙带过来好了,他在那儿估计过不了多久也要冲过来。”

“也好。”埃尔文直视着前方。

“我说你要不要这么的事不关己啊。”

“……这难道不是好事么。”


韩吉语塞,扯了扯嘴角,勒住缰绳,往艾伦的方向过去。

眼睛里慢慢渗出谜一般的光芒。


欸?怎么回事?怎么还是没有兵长?


艾伦不可置信地看着正逐渐朝自己的方向行进而来的队伍。

他没有在这支队伍里看到兵长。

然而他明明跟着这些人一起出墙了才对。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就连韩吉到了自己跟前都没发觉。


“呐艾伦。”韩吉伸出手在艾伦眼前晃了好几下,他才回过神来,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分队长伸出手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队伍后方的马车,“我过来带你去看他的。”

青年还嗫嚅的双唇突然没了动静,整个人似乎都陷入了长久的呆滞。

“我过来”“去看他的”“马车里面”,这一切似乎都预示着什么非常不好的事情,然而潜意识里的艾伦并不想相信。


韩吉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状况,一手拎起已经当机的艾伦就上了马,往队伍最后去了。


并不算长的路上,韩吉叽叽喳喳说了不少,艾伦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似乎已经完全脱离了这个世界。

就算是对小巨人有着大爱的韩吉佐耶分队长也不得不扯过艾伦的耳朵,一字一顿大声说道,


“我!说!利威尔!他!没死!”

?!


“只是!受了!伤!”

?!!


“然后!现在!昏迷了!躺在!这辆!马车!里!”

?!!!


遭受了过山车一般冲击的艾伦完全没有能从呆滞状态中缓过劲来,就被韩吉再一次拎着衣领,扔到了马车里面,“你好好看着他啊,这一路过来,我都担心死了。”

韩吉抹了抹眼睛,随即又换上了一副满面红光,“说不定你过来了他就醒了呢。”策马而去的末了,还不忘甩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艾伦恍惚间听到了韩吉的话,下意识地缓缓点了点头。

他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抬眼看向前方——


宽敞的马车车厢里,他一直以来的上司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胸脯随着呼吸轻微起伏。

艾伦屏住呼吸,轻轻地朝那边走过去。


利威尔似乎是经历了一场恶战,身上的战斗服到处都是破损的痕迹,身上也缠满了绷带,右手手掌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略显苍白的指尖。额头上缠着好几圈纱布,随着车厢的震动,还在微微往外渗着血。


昏迷过去的兵长和艾伦印象中的他,实在是太不一样了。

黑色的发丝乖顺地垂在一旁,睫毛似信鸽的浅浅灰羽,盖住了苍蓝色的狭长眼眸,随着微风轻轻拂动。

眼睑下泛着一层淡淡的青黑色,本就苍白的皮肤,都有了些许透明,隐约能看见浅青色的血管。

总是吐出尖锐言辞的双唇正闭着,唇线依旧是一丝不苟,脸颊上有一道划伤,渗出一颗小小的血珠。


艾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就像被蛊惑了一样。

他伸出手去,轻轻地,无比温柔地,擦掉了那滴血。

……


“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啊我刚刚干了什么!!!”

“靠怎么回事后面爆炸了?!”“我怎么知道我听见后面超大的尖叫声还是男的!”“什么玩意儿?!”

伴着周围的人声鼎沸,骑马在队伍最前方的韩吉似乎也非常清晰地听到了这样的大声尖叫。


从方向上来看,应该是从马车那边传过来的?

她正了正眼镜,和一旁明显也是听到了的埃尔文一样面无表情。


利威尔,你应该会感谢我的吧,虽然一不小心看到了你装在外套口袋的袋子里的有个锁扣的日记本里的一小部分。


毕竟,至少我知道了这个叫做艾伦·耶格尔的小家伙对你有多重要嘛。


 

B What’s planning?

 

驻地门口。

韩吉跟在埃尔文身后,眼神有意无意地从一旁满脸通红的艾伦身上飘过。

现在的任务是要把利威尔从马车上搬到他房间里。


“那个,要不要我来……”

“嗯好,艾伦就你来搬吧,我和韩吉分队长还有事情,先走一步。利威尔就麻烦你了。”


艾伦话还没说完,埃尔文团长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和韩吉分队长两人非常干脆利落地转身就走。

只留下一片喧嚣的风,以及不明所以依旧脸红的艾伦。


“我说,艾伦照顾,没什么问题吧……”

在走廊上踢踢踏踏的韩吉两眼发亮。

“不会有的。军医诊断只是轻度脑震荡,过几天就会醒过来。现在,姑且当他在睡觉好了。”

埃尔文斟酌了一小会儿,才决定用“睡觉”这个词。

“也是。以为自己人类第一了不起啊天天往前冲,正好休息休息。”


嘟嘟囔囔了一大段,生性八卦的分队长突然画风一转。

“我说埃尔文,这不是你作风啊。不会你也看了……”

“嗯?你说什么,没有听清。去前面的会议室开会吧。”


望着面无表情脚下生风的调查兵团团长,韩吉敢打赌他的内心是一阵阵大笑——利威尔居然栽在这样一个小鬼身上简直就是调查兵团历史性的时刻完全应该全兵团吃肉放假庆祝。


当然这完全是韩吉分队长的内心。


虽然本子里的语句表明利威尔这个人类最强似乎有着人类最低情商,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不过,希望那个巨人小鬼不要是巨人最低情商就是万幸了。

韩吉回过头去,站在堡垒的高处,看着不远处属于利威尔的房间。

 

此时利威尔的房间里,艾伦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无从下手的状态。


兵长的洁癖有多严重,他是领教过的。

然而现在,他半抱着昏迷的兵长,脚踩在兵长房间的地板上,身上还有微微地汗湿。

艾伦总觉得如果兵长现在醒来,自己肯定会被毫不犹豫地一击螺旋必杀——这是调查兵团众人私下为兵长特技所起的称号。


看着怀里的人,艾伦依旧有一种“我在做梦吧”的感觉——平日里暴躁又冷颜的兵长,此时正安静地睡在他的怀里。


就像一只猫。


虽然手已经酸的不行,可是艾伦此时鬼使神差的并不想把兵长放下。


实在是无法支撑,虽然如果说出来肯定会被打,但是艾伦此刻的内心是“兵长好重啊和身高完全不符啊”,一边腹诽,一边轻轻地把怀里的人放到厚厚的被子上。

似乎是感觉到了周身的柔软,利威尔微微蜷缩了一下,轻轻蹭了蹭枕头,嘴角牵了一个小小的笑。


这一切就发生在艾伦眼前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艾伦感觉自己的心脏在那一个瞬间似乎要爆炸了。


他好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呼吸,蹑手蹑脚地给兵长盖上了被子,拉上窗帘后,小心翼翼地往外走去,顺便带上了门。


然后抬眼就看到了利威尔班众人、埃尔文团长、韩吉分队长和米克分队长。


艾伦:“……”

其他人:“……”


尴尬的沉默。


韩吉清了清嗓子,“艾伦,是这样的。兵长他这次伤的并不是很严重,现在的状态其实大部分是由于他超负荷作战的劳累导致,与其理解为昏迷,不如当成是兵长在睡觉。”

顿了顿,她继续道,“然而就算是这样,依旧需要人照顾他,然而由于,”韩吉扫了一眼周围,所有人包括埃尔文团长,都露出了非常悲痛惋惜遗憾的神情,“大家刚刚结束壁外调查回来,有非常多的数据和任务需要处理,所以我们希望可以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好好照顾现在还在昏迷的兵长,你能做到么,艾伦?”


看着眼前认真嘱托的韩吉分队长和众人期冀的眼神,艾伦不禁燃起了无尽的斗志,“是!”同时行了一个标准的心脏礼。


“所以现在请你寸步不离地在他身边照顾他吧。我们马上会派医生过来给利威尔注射营养液,所以你每天要做的事情是帮他洗澡、给他喂水,以及细密观察他是否有其他特殊症状出现。我们当然希望这种状态早日结束比较好,而医生的建议是进行人工唤醒,简而言之就是,艾伦,请你多和兵长说话就好了。”


“是!”虽然感觉听到了一些比较奇怪的事情,但是艾伦的热血让他在细想之前就给出了回答。


韩吉看着眼前的青年,橄榄绿的瞳孔里满满的都是光亮,简直就像一只大型犬——其实我比较希望他是一只狼崽子——当然她不会说出来。


“那么我们就先走了。有什么情况请直接找我。”

韩吉随即半推着周围的人,看起来非常快速地离开,嘈杂的脚步声中隐约掺着“我有的是时……啊!”“活该咬到舌头啊!”“打断你的腿哦!”“……也想当新兵!”这样的话语,不过艾伦自然听不清就是。


他冲回了自己的宿舍,从里面拿出自己的换洗衣物被单毯子,末了还带上了本子和笔,随即就又冲回了兵长的宿舍。


打开房门,医生已然来过,兵长已经挂上了注射液,依旧安静地沉睡着。

青年长出了一口气,轻轻地把自己的包放在角落里,掏出本子,开始写起字来。


下午的风裹着阳光,萦绕着整片世界,树叶漏下的光斑在视野里闪闪发亮。

艾伦并不知道,接下来的这几天,改变了他的整个人生。


 

C What’s happening?

 

傍晚时分,艾伦写完了一天的日记,伸了个懒腰,终于站起身来。

他定定地看着眼前依旧安定地睡着的兵长,深吸一口气,轻轻地把被子掀起了一个角,将里面的人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


然后红着脸、闭着眼、一鼓作气的扒了自己上司的衣服。


艾伦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艰难地辨认着方向。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才进到浴室,把兵长放进浴缸里的时候手臂已经力竭,一个不小心“扑通”一声就把兵长给掉了下去,“哗啦哗啦”水飞溅地自己满身满脸。


灰心丧气地抹了一把脸,艾伦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处境,睁开眼眸的一瞬间连呼吸都给忘了——

浴缸里的人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双眉微颦,脸上泛着被蒸汽熏腾的潮红,头发湿漉漉地垂在一旁,颈线优美地弯曲着,锁骨瘦削利落……


此时似乎只有美丽两个字才能形容眼前的场景吧。


年仅16岁的艾伦·耶格尔似乎遭遇了他出生以来碰到的最大语言形容难题。


心脏如鼓点一般咚咚作响,脸颊的温度飞速升高,血液微微沸腾起来,鼓膜感觉得到空气流动的微小气流。


咚。咚。咚。


在浴池旁蹲了整整五分钟,之后闭着眼睛把泡在水里的兵长捞出来,用大大的浴巾胡乱一裹,手忙脚乱地东西打了一地,半路上还被绊了一跤,把人往被子里一塞,就直接坐在了地上。


用手抹了把脸。

双手捂住了脸。

拍着自己的脸。


他觉得自己有些精疲力尽。


艾伦坐在床边上,隐约想起韩吉说的要多和兵长说说话,于是就嗫嚅着开了口。

 

——第一天 艾伦和兵长的对话

 

兵长您好,我是艾伦·耶格尔,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

唔刚刚帮您洗了澡,真的非常抱歉。


然后,嗯,韩吉分队长还有团长他们让我来照顾您,他们很忙,所以我想我或许可以做得到。


兵长,听说您是因为在壁外调查的时候体力透支再加上受伤才导致昏迷的。请您以后一定要好好休息。

您可是人类最强啊。

 

喝了口水,艾伦逐渐平静下来,靠在床边上,开始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说话。


我现在这样说话兵长肯定是听不到的对吧。

那么我就大胆地说啦。其实我一直觉得兵长您很严厉。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


然后还有在法庭上的时候。训练的时候您也是绝对的毫不手软呢。这几个月也在不停地照看和训练我。


但是我觉得兵长您是个特别棒的人,因为您很强,利威尔班的前辈们都特别佩服您,我想这是因为您斩杀了很多巨人的缘故吧。

您在民间也有超级高的知名度。不瞒您说,我和我的朋友三笠、阿明,都早就听说了您作为“人类最强”的存在。其实您一直都是我的偶像呢。


我希望有朝一日我也可以像兵长您那样斩杀无数的巨人然后夺取属于人类的自由!

所以兵长您早点醒过来就好了!

 


D What is this?

 

慷慨激昂的陈词过后,回答艾伦的只有夏日夜风吹拂的沙沙声。


艾伦愣了神,一边骂自己笨,一边把被单铺在地板上,盖上毯子。

他想了想,对着床上依旧沉睡的兵长轻轻说了一句晚安,这才躺下睡了过去,不去想在说话之前自己都经历了什么。


月光清浅的洒了满地。


鸟鸣声从并未关上的窗潢中漏了进来,伴着初夏的日光。

艾伦睁开眼,朦朦胧胧想起自己现在是在兵长的房间里——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


调查兵团干部组宿舍里,青年穿着全套的扫除服装,在男人的房间里一丝不苟地打扫着卫生。


灰尘在空气里欢快地起舞,萦绕着的是天空的光,似乎在欢迎着崭新的一天。


窗帘拉开扬起的灰尘,花瓶搬起溅出的水滴,门扉推后落下的碎光,一点点的点亮了整个房间乃至世界。


到浴室去仔仔细细地洗了澡,确定自己身上没有灰尘和汗水,艾伦这才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用小瓷勺给兵长喂了一小口水。


可能是太久没有尝到湿润的感觉了吧。

利威尔小小的喉结动了动。


艾伦看着这一幕,依旧是心跳加快面庞泛红,然而与昨天的直接当机不同,艾伦憋出了一句,“兵长,请您不要打我。我觉得您这个样子,其实特别可爱。”


如果此时利威尔醒着的话,他就能看到一 只满脸通红但是眼神诚实而清澈的,大型犬。


午间的气温比想象中要高得多,在会议室里听着高层絮絮叨叨的韩吉,一边犯困一边在心里咆哮着热气熏天。

刚出大门就把外套给脱了,拎着衣服往回走的时候,看见小巨人正拿着一个小壶子往哪儿走着。


“欸艾伦,利威尔现在怎么样啊?”拦下走着路的青年,韩吉一脸关切。

“啊分队长好!兵长和原来没什么变化,不过我觉得他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如此正直的语句,让韩吉如何是好?


韩吉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青年,斟酌了一会儿,“我说艾伦,你是,怎么看待兵长的?”


艾伦完全没有想到分队长会问自己这种问题。想了会儿就说到,“我觉得兵长是个很严厉……”


就和之前冲向城门的时候想的一模一样。


兵长是个很严厉的人。

训练时毫不留情。

讲课时不苟言笑。

就连扫除检查的时候都认真地不行。

完完全全的前辈。


么?

仅仅如此而已么?


韩吉满意的看见面前的小家伙陷入了沉思。她远目——“利威尔我只能帮你到这里啦。”

她想起来自己在本子上看到的那些话,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之后又笑了起来。


利威尔,你被这个巨人小鬼改变太多了。


不过,这样或许比较好哦?


 

——第二天 艾伦和兵长的对话

 

兵长您好!我是艾伦·耶格尔,您记得我的吧。

今天早上给您喂水的时候,发现您其实在睡着的时候特别可爱,虽然这么说肯定会被您狠狠打一顿的。


今天韩吉分队长问我,您在我心里是什么样的。

其实我一直觉得您特别的严厉。不管是训练的时候,还是讲课的时候,就连我们在大扫除的时候您也是绝对的精益求精。不过后来说着说着,我觉得不只是这样。


我记得之前我训练受伤的时候,您一边骂我动作不对导致受伤,一边帮我包扎伤口。

然后有的时候还会一脸不耐烦的听我说一些原来的事情。


抱歉,之前我都有些忘却了。

其实我觉得兵长是个非常好的人,不管是人类最强还是前辈。所以请您快点醒过来。

 

艾伦想了一会儿,决定今天要跟兵长多说几句话。

 

兵长,要不我跟您讲一讲我小时候在书上看到的东西吧。

您知道么,墙外很大的世界里,有燃烧的水和冰冻的土地,还有风和光……

……

 

艾伦说了很多很多,从原来在阿明的书上看到的,说到自己在兵团图书馆里发现的;从大海和花朵,说到夏风和艳阳;从傍晚的火烧云,说到夏夜的上弦月。


从人类被禁锢了几个世纪的自由,到夺取自由之后广袤的蓝天和原野。


直到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E Where am  I?

 

利威尔觉得睡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他醒来,感觉自己头痛欲裂,视野里只有朦朦胧胧的一片雾气。


我这是在哪里?

他试图回忆发生了什么,却只记得自己击杀最后两只巨人之后突然失去了平衡,从高处直直地摔了下来。


——那么现在我应该还在昏迷吧。所以应该是在记忆里。

没死就是了。


望着模糊的雾气,其实他有些好奇,在自己的记忆里第一个出现的人会是谁。


是那个女人?是法兰和伊莎贝拉?是埃尔文?还是韩吉米克?或者是佩特拉奥路欧他们?

还是……?


看着眼前逐渐清晰的身影,利威尔低低地笑了,应该说是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呢?


眼前正是自己刚想到的青年,橄榄绿的瞳孔闪闪发亮,似乎带上了阳光的炙烤温度,年轻的面庞上泛着的都是希望的光,眼神干净又热烈。


艾伦·耶格尔。


他似乎能听见青年在说些“风”“花”之类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晕过头了,大脑里会出现这种东西。


利威尔觉得自己果然是摔到了脑子开始不正常了。

他开始想起自己和艾伦的一些事情,那些他会记在本子上的事情。


 

第一件。

那天在牢笼里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

记得很清楚,小鬼还带着镣铐,眼睛里却是燃烧到可怕的光。

然后有些感兴趣,就向埃尔文提出,自己来带这个家伙。其实原来根本没这一出。

 

第二件。

军事法庭上自己狠狠地打了那小鬼一顿。把他牙齿都踢掉了。

不过好歹戏演得还不错。他或许有点怕我。

哈,被那样打一顿肯定有点受不了。

那句“不恨”倒是挺意外的。

 

第三件。

啧。打扫卫生非常不到位。

全部都要重做。

床板背后有蘑菇,墙上居然会有霉菌。

他到底是怎么在这种环境里活下来的。

 

第四件。

巨人化的时候失败了。

手被咬的乱七八糟的。

 

第五件。

训练立体机动时撞在了墙上,完全不想承认是自己带的人。

随便上了点药,小鬼看我的眼神都开始发光了。

这么随便就对别人释放善意么。

 

第六件。

被臭四眼拽着彻夜长谈,看上去眼睛都睁不开了。

啧下次真的要削了四眼。

 

第七件。

女性巨人作战。

 


回忆进行到这里,有些停顿。利威尔皱了皱眉。


 

第八件。

扫除似乎有了不小的进步。

原来佩特拉的事情可以交给他去做了。

 

第九件。

小鬼和我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喝酒了?

不过,听了那么多,感觉还不赖。

 

第十件。

不要把重要的证人吃掉啊,你这蠢货。

 

第十一件

也不要随随便便就给我去送死。

 

这个本子上记得怎么全是小鬼的事情?也罢。或许是我老了。

 

第十二件。

艾伦生日快乐。

 

第十三件

今天在庭院里清理杂草的时候,看到了似乎是小鬼跟我提过的一种花。

香味的确还不赖。放进花瓶里养起来好了。

 

第十四件

小鬼的格斗术越来越好,虽然依旧有很多不足。

 

……

 

第三十三件

不得不承认,艾伦·耶格尔有非常强大的热情,是一种可以让周围人都为之奋起的意志力。

就算是我这种老男人,也有点被感动了。

 

第三十四件

四眼最近看我的眼神很不正常。

埃尔文也是。

两个人都便秘了么。

 

……

 

第四十八件

艾伦的打斗现在很漂亮,和原来有了很大进步,可以用凌厉来形容。

非常赏心悦目。

 

第四十九件

这次壁外任务非常危险,所以决定让艾伦留在本部。

调查要持续不短时间,小鬼的训练要找人好好监督,不能落下。

相信他那些朋友蘑菇头什么的,应该可以很好地照顾他。

但还是应该找一个人特别的看着。


毕竟我没有在。


 

第五十件

一个人给我好好待着,小鬼。

 

……

 


后来自己就没有记了,因为晕过去了。


利威尔想来想去,觉得自己本子上似乎也就记了这么几条。

不过翻来覆去也都是艾伦的事情。


实在是有点搞不懂自己是怎么回事。


正当困意袭来,他突然感觉自己似乎,能够非常清晰地听清外界的声音——


“兵长,要不我跟您讲一讲我小时候在书上看到的东西吧。您知道么,墙外很大的世界里,有燃烧的水和冰冻的土地,还有风和光……”

 


F What should we do?

 

韩吉推门进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

青年手上拿着书,背靠着床,正熟睡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也似乎沉浸在梦乡里。

她轻轻地搬了个凳子,坐在利威尔的床头,清了清嗓子,开始说话。


这或许是韩吉和利威尔认识以来,她说话说得最认真的一次。

 

——韩吉对利威尔说的话(1)

 

利威尔,我不是很确定你是不是能听到。

但是医生说其实你本来早就应该醒了。

这么长时间,我和我的小巨人们都开始担心你了。


你知道么你的院子里全是杂草。房间里也到处都是灰。


骗你的。艾伦全帮你打扫干净了。


我想很认真的跟你说一件事情。

你作为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情商格外的低,完全配不上人类最强这个名号。


也有可能是内心完全被自己冰封起来了。

这些或许和你过去的遭遇有关,我就不多说了。


但是利威尔,你知道么?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你喜欢艾伦。


请让我说完再打死我。


非常抱歉我和埃尔文一不小心看到了你的本子。

锁是自己弹开的,我发誓跟我们没关系。

然后是风吹到那一页的,我发誓跟我们没关系。


自从你开始接管艾伦,你的日记本上本不多的寥寥数语,都是艾伦的事情。

从你们认识以来的所有,都是一件不落。


我和埃尔文都觉得,艾伦出现以后,你的暴躁程度有了明显下降,表情也开始松动起来。

虽然打起人来依旧毫不留情而且似乎更加地酣畅淋漓,但是,比起原来的人类最强,现在这个利威尔兵长,开始对未来,特别是艾伦,有了希望。


原来的你,表情很冷漠,眼神里是暴戾和潜藏的无所谓。


一心求死。


但是当你在地牢里第一次看见艾伦之后,埃尔文告诉我说,这个让他非常担心的表情消失不见了。

然而让我更加确定你喜欢……

 


“然而让我更加确定你喜欢……”

“啊啊啊啊啊!!!!!!!!!”不得不听着四眼叽叽歪歪而无法拒绝的利威尔下一秒就想翻身而起同时削死尖叫的艾伦和大声尖叫的韩吉。


“我的天啊艾伦你叫什么你吓死我了……”从椅子上摔下来的韩吉扶了扶眼镜。

“分队长您为什么会在这里……”从睡梦中惊醒的艾伦。


青年挠了挠头,“我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话,结果醒过来看到一条腿,所以就……”

所以小鬼是睡在了地上是么?利威尔发现自己的听力似乎变得比原来还要敏锐地多。


“所以你并没有听清我在说什么对吧那么这样是最好的。”四眼应该是一边说一边拍了拍艾伦的肩膀,然后就出去了吧。

啧椅子都没放回去,醒过来了狠狠地揍一顿。


门关上后房间里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小鬼在整理什么东西。

眼前一片黑暗的利威尔其实此时很想看看这家伙打扫卫生有没有长进。


艾伦好不容易才整理利索,这才拿出书坐在兵长旁边,开始了每天的读书分享大业。


只是艾伦并不知道,他以为的自说自话,50公分之外的那个人,正在饶有兴趣地听着。


——就当是难得的假期吧。听听小鬼都喜欢些什么。

利威尔这么想。


——难得可以和兵长这样讲话,我可要抓紧机会啦。不过还是希望兵长醒过来听我讲。

艾伦这么想。



——第三天艾伦和兵长的对话


兵长我是艾伦!

昨天跟您说的不知道您喜不喜欢!

我看了之后觉得超级超级的期待。墙外的世界真的很美也很大啊。


(嗯我去看过。是很漂亮。太阳耀眼到我睁不开眼睛。)


我昨天傍晚到兵团的书库里又借了一本书,看了好久好久。

我来跟您说吧。您知道么,原来在巨人出现以前,地球上有六大洲。


(……七大洲。兵团的书库是怎么回事。)


然后我看到说有个洲叫欧洲,里面有很多很多很小的国家,但是都特别的漂亮。

那本书上还有图片呢。有个叫做荷兰的国家,好像人们都特别喜欢郁金香。


哦郁金香是一种花,兵长您见过么?


(小鬼你原来跟我提过。见过。壁外任务的时候。很漂亮。)


然后漫山遍野都是那种橙色的花,真的超级超级好看

然后还有一个国家叫丹麦,我特别喜欢那个风车!


虽然图上看起来和我们这边城镇上的磨房的风车差不多,但是因为地方特别宽阔,一大片一大片的,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很舒服!


(嗯。可以想象。)


我以后啊,一定要带我喜欢的人去看!

欸抱歉抱歉,好像说了奇怪的话出来!非常抱歉!


(……不奇怪。小鬼你这个年纪。)


说起来兵长您在战争结束之后准备干什么呢?

巨人虽然非常可怕,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打败他们!

我想去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


(……)


哦对了!

兵长我还记得,原来您跟我说过墙外的大海!

我这次在书上也看到了!


(嗯?)


看的出来,兵长似乎非常非常喜欢大海!

当时在和我说的时候,神色特别的温柔和认真!

我可是很少很少见到这样表情的利威尔兵长呢。

战争结束之后我和兵长一起去看吧!

 

听到那句“一起去看吧”的时候,利威尔觉得自己心脏似乎漏跳了一拍。

说出那句“一起去看吧”的时候,艾伦感觉心中有什么地方松动了一下。


(……)


兵长请您快点醒过来吧!

我觉得您醒过来之后绝对会说我打扫卫生越来越干净了哈哈。


(嗯希望如此)


那我先去洗一下衣服,过一会儿我再过来跟您说话!


(嗯。)

 

别过脸去的青年,心弦一震的男人,非常默契地同时调转了话题。

虽然表面上看来只有艾伦是这样。


艾伦走出房间的步子有些跌跌撞撞。

利威尔的大脑难得的有点像浆糊。

 

我是怎么回事?韩吉分队长问我那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情况?臭四眼肯定是乱说的。吧?

 

窗外的樟树叶哗啦啦地响着,抖下一地阳光,卷起满地的心事,吹向遥远未知的地方。

 


G Are you serious?

 

——韩吉对利威尔说的话(2)


趁小家伙没在你还没醒我就一口气说完了。


我和埃尔文原来都很担心你。

过去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

人类最强完全没有把自己的命放在心上。眼睛里只有斩杀巨人。


虽然一样的爱护部下,一样的暴戾洁癖,但总少了生机。


但是好像是遇到艾伦之后,你的眼睛里一点点燃起了火光。

应该是说又一次对世界充满了希望。


而这希望的来源,正是艾伦。


我这么说你肯定会嗤之以鼻,那小鬼本来就是人类的希望我有这种反应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利威尔你知道么,那次艾伦训练受伤的时候,我觉得那堵他撞上的墙要是有后颈,早被你削了千八百遍。


那也是我第一次在你眼里看到那么明显的愤怒和担忧。


你肯定要说他是我的部下,担心有什么不对么。


艾伦不是跟你聊过很多天么?

你不是和艾伦或多或少地说过你原来的事情么?

艾伦过生日的时候你不是在本子上写了祝福么?


部下的话,你想想你原来所有的部下,你有过这样么?


朋友的话,我和埃尔文也没有过这种待遇除了被暴打倒是和艾伦次数差不多虽然这么承认我很伤心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所有人在你心目中都没有艾伦那个小鬼重要。

哦对了还有一点,整个104期你就只记得他一个人的名字。


而且啊,你看艾伦的眼神,真的超级温柔啊。


我有看到过一本书,是在巨人出现之前的时代。

那本书里说,如果想要判断自己是否喜欢对方的话,就想象一下他在自己面前给自己送上花的样子,如果心跳过速了,就说明是。


果然这个方法还是等你醒了再告诉你一次。


其实我还是希望你能听到的不然我说这么久还不如去陪我家索尼。


哦对了顺便,其实我们一致觉得。


小艾伦也喜欢你。


我去开导他了,再见。

 

艾伦正在清理庭院,后背就被直直地撞上了一个分队长。


“出什么事了您这么着急?难道是兵长他……?”

“没有没有,”韩吉喘着粗气,“我只是一瞬间感觉都那间房子里有很强烈的杀气所以就冲出来了不过我觉得应该是我的错觉。”


韩吉·八卦忽悠十级·考据事实派·佐耶把艾伦·青春期实诚·情商低·耶格尔拉到了一旁,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拍拍旁边,示意艾伦也坐下。


“艾伦,接下来我要跟你说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一脸认真的韩吉。

“嗯!您请说!”一脸认真的艾伦。

“在我说的过程中,千万不要打断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脸认真的韩吉。

“嗯好的。”有些疑惑却也依旧一脸认真的艾伦。

 

——韩吉对艾伦说的话


艾伦。


这是我和埃尔文团长两个人以私人以及利威尔朋友的身份跟你说的。

可以不用这么严肃啦,是很私人的话题。


你喜欢利威尔。


给你点时间缓一下吧。


我说的喜欢,是指恋人之间的那种喜欢。

不是说上下级之间的从属,也不是对于人类最强的仰慕。

是单纯的,对于利威尔这个人的喜欢。


你肯定很奇怪我为什么突然跑过来这么说。

是因为我觉得我看到了一些东西之后有必要让你知道。不过这都是后话,过一会儿再说。


哦对了,请你以利威尔的身份去看待他而不是兵长,这样或许可以让你更快了解到吧。


你还记得,挺久以前吧,跟你说了一晚上巨人的事情之后,你跟我说你第一次看到利威尔的场景么?

你说你才刚加入训练兵团没多久,然后就看到兵长和调查兵团一起回城。


你说现在想来,当时的利威尔兵长好像只能用美丽来形容,你说的时候还红了脸。


说实话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从来没有人用这种词语形容过他。

崇敬他的人会说英勇,熟识他的人会说潇洒,他的部下会说帅气,他的朋友会说利落。


美丽的话,我想只有喜欢的人才会这么形容。


先别急着否认啊!还有艾伦你冷静点!慢慢说话啊!不要咬到自己舌头啊冷静点艾伦!


后来你不是和我说你希望以后可以成为一个可以和利威尔一样厉害的人么,你可能没注意到啦,你当时用的词可是利威尔哦,不是兵长,也不是利威尔兵长。


而是利威尔。


其实相比于另一边,虽然艾伦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让我发现啦,但是我们甚至比那边还要笃定。


眼神。


其实你看利威尔的眼神,从第一天遇见他开始,就在慢慢地变化。


从单纯的崇拜,到认识之后的崇敬,到常见之后的佩服,再后来……


是憧憬。

非常非常明显的,渴望、愿景、期待和向往全部交杂在一起的目光。


埃尔文只让我说这么多,说接下来的要靠你自己想,我就先走了,顺便去看看利威尔。


哦对了,拜托让利威尔早点醒来哦。

 

韩吉·佐耶觉得今天自己的成就感仅次于当年活捉两只小巨人的时候。


不过现在其实也算是活捉了一只喜欢上人类最强的小巨人。


还是被人类最强喜欢的小巨人。


只可惜两个人似乎都是情商堪忧。


看着眼前明显当机的艾伦,韩吉叹了口气,随即迈开轻快的步伐朝埃尔文的办公室去汇报战果了。

 

我?


喜欢?


兵长?


艾伦呆滞地回忆起刚刚韩吉跟自己说的一大段话——中心就是——艾伦喜欢利威尔。


他拍着自己的脸颊,怎么可能啊?我喜欢兵长?

兵长可是人类最强啊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吧兵长是男的啊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我的确很敬仰他啊但是……

 

埃尔文一边听着韩吉眉飞色舞绘声绘色地和自己汇报着对小巨人循循善诱额成果,一边看着窗外那个50米的平地摔了三跤的青年,揉了揉眉心,“韩吉,你你过来看看。我觉得我们可能,操之过急了。”


满面红光的分队长一步三跳地到窗前——


不远处艾伦拎着个水桶,正在机械地往回走。没走几步左脚就打到了右脚,又没几步就索性直接摔了。

水撒了一地之后居然是一屁股坐了下来,看起来,就很,混乱的样子。


韩吉:“……”

埃尔文:“……”


算了都到这个地步了我什么都帮不了了。


“利威尔的本子你还给他了么?”一片诡异的沉默之后,团长撑着下巴开了口。

“…… 好的我知道了。”分队长沉吟了半晌,行了一个标准的心脏礼。


正在熟睡的利威尔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恶意。


 

H Am I serious?


——第四天 艾伦和兵长的对话


兵长今天我有点不舒服我就不跟您多说什么了,总而言之请您早点醒过来吧。


(嗯。我也休息一下。)

 

1     EREN

在听了韩吉的话之后,艾伦根本就没有勇气看躺在床上的兵长了。

说老实话,他现在整个人脑袋就和浆糊没什么区别。


绿眸子的青年靠坐在窗边,侧过头去,外面是葱绿枝桠,映着苍蓝天空。


有点像兵长的眼睛。

苍蓝色的,狭长的,冷冽的瞳孔。

 

记得第一次看到兵长的时候,他带着调查兵团刚刚从壁外回来,真的非常非常的帅气。

不,不对,是美丽。后来是这么跟韩吉分队长说的。


然后是自己意外巨人化了,醒来之后在囚牢外面看见了埃尔文团长和兵长。

当时兵长问自己到底打算怎么做,当然是要斩杀巨人了!


记得很清楚,听完这句话之后兵长的眼睛亮了一下。

然后他走过来,盯着自己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这小鬼就归我了”。


其实当时心脏跳的简直快的莫名其妙。


法庭上兵长下手可真是狠啊,不过自己完全没有要巨人化的倾向。

虽然打的很痛,但是完全避开了要害。

打掉的那颗牙后没多久就长了出来。


记得当时兵长手搭在椅背上就在自己身旁坐了下来,还问自己会不会恨他。

怎么可能会。


加入调查兵团后,稀里糊涂就直接进了利威尔班,和佩特拉奥路欧这些前辈们一起,打扫庭院整理装备。那段时间太好啦。


后来的作战。


隐隐约约记得自己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片血光里,感觉不能再好,可以沉沦在杀戮的世界里永远不要出来。


然而利威尔兵长狠狠地用双刃划开了黑暗。


一整片蓝天之下,是他的身影。


跟我聊天的兵长,救我出来的兵长,明明不耐烦却也不会打断我的兵长。


之前我是怎么回答韩吉分队长的问题来着?


对自己非常的严厉。

但是非常的耐心。


训练时毫不留情。

但是我受伤之后会立刻过来给我包扎伤口。


讲课时不苟言笑。

但是很多个深夜会在天台上听我拽着他一个劲唠唠叨叨虽然每次都是说“臭小鬼这是最后一次了”。


就连扫除检查的时候都认真地不行。

但是最后一遍低声咒骂一边超级认真地帮我打扫完了房间。


说到底其实自己连利威尔正规的部下都不算吧。


然后。

这次调查兵团回来的时候,没有看见利威尔兵长的时候。


自己的心情真的只是单纯的下属担心上司么?

不,不对,他不算是自己的上司。


部下担心长官?

不,也不对。佩特拉前辈他们从来都会相信兵长,就算是担心也是直接冲上去焦急地问利威尔兵长还好么,完全不会跟我这样不敢上前,生怕知道什么噩耗一样。


所以。


和韩吉分队长说的。


是一样的吧。


我担心的,是利威尔,不是兵长也不是人类最强。

 

那一个瞬间,夏风裹着花瓣无比的喧嚣,从广阔的大海,越过高高矗立的围墙,越过熙熙攘攘的城镇,越过一望无际的原野。吹开了橄榄绿瞳孔里潜藏好长时间的心意。

 

原来我喜欢利威尔先生啊。

 

2     LEVI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一觉了。

男人从昏沉中醒来,却发现自己似乎依旧没有办法睁开双眼。


那就这样,好好想一想好了。

 

之前已经把整个本子都想过一遍了。想那么多还真是累啊。

臭四眼说了一大堆。


自从那个小鬼出现之后,我开始有了希望?

好像还真的是这样。连我这种沉寂了多年的老男人的心都被带活了么?


是很在乎他,比一般人多在乎那么一点。

那次可能真的差点就想要削了那堵墙。


好像是我太纵容那个小鬼了。

不过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四眼是怎么说的来着?

想象一下艾伦站在我的面前给我送上花的样子?

不觉得很好笑么韩吉。


……

说过了很多遍了吧臭小鬼!不要那么耀眼!


……

 

完全不愿承认,利威尔感觉到了自己心跳的加快。


非常明显的加快。


噗通,噗通。

眼前,是那个小鬼。


他微红着脸颊,手上捧着洁白的绣球花,笔直挺拓的西装衬得他分外帅气。

长长的睫毛下是晶亮闪耀的橄榄绿瞳孔。


——“兵长我喜欢您。”

 

我喜欢你才对吧。


难得韩吉说对一次。

 

他从漫长的睡梦中醒来,微微暖意的空气温和甜蜜,带着千百公里外的花香,带着山川湖泊上的清凉,带着宇宙苍穹里的晶莹,充盈了苍蓝色眼眸中长久以来的渺无人烟。


 

I Hey my lover

其实墙也有很多事不能阻挡的。


比如说风。比如说花。比如说光。

比如说爱。


带着眼镜的前辈把记事本交到了青年的手上,非常郑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另一个他的房间,靠在窗边慢慢翻开了纸页。

 

第四件。

巨人化的时候失败了。

手被咬的乱七八糟的。

……


第六件。

被臭四眼拽着彻夜长谈,看上去眼睛都睁不开了

啧下次真的要削了四眼。

……


第三十三件

不得不承认,艾伦·耶格尔这个小鬼有非常强大的热情,是一种可以让周围人都为之奋起的意志力。

就算是我这种老男人,也有点被感动了。

……


第四十九件

这次壁外任务非常危险,所以决定让艾伦留在本部。

调查要持续不短时间,小鬼的训练要找人好好监督,不能落下。

相信他那些朋友蘑菇头什么的,应该可以很好地照顾他。

但还是应该找一个人特别的看着。

毕竟我没有在。

 

第五十件

一个人给我好好待着,小鬼。

 

并不是作为人类希望,而是作为艾伦·耶格尔的他,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脑海里出现的全都是原来相处的画面与被忽略的回忆。


认真细致的倾听。

打斗后微红的脸颊。

对自己与众不同的关心。

 

——第五天 艾伦和兵长的对话


兵长,非常抱歉我看到了您的本子。真的非常抱歉。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比较好。这两天对我来说冲击实在是有点大。但是感觉是没有错的。


兵长,不,请允许我叫您利威尔先生。您虽然暴躁又冷酷,打起人来毫不手软。


但是战斗的您,非常美丽。


(……噗通。似乎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头发飘起来的样子非常好看。


(……噗通。愈发清晰。)


还有您的睡颜真的非常可爱,就像猫一样。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但是好像在认识您之后,我的视野里渐渐地就只有您的存在了。

如果不是韩吉分队长的提醒,我到现在可能都没有反应过来。


就连这次您回来的时候,我的担心也是对于利威尔的,而不是对于兵长或者上司的。

是我发现的太晚了。


请您快点醒过来吧。


(……)


我喜欢您啊,利威尔。


(……)


(我知道了啊小鬼。)




在他倾下身无比紧张地说出“我喜欢您啊利威尔”的时候,沉默许久的他嘴角轻轻牵起,细长指骨扯过眼前衣领,冷淡的眉眼看不出情绪,只有双唇在对方的唇边浅浅擦过。


轻的就像夏日的微风,无比安静。


“我说小鬼,你好吵啊。”


FIN.


评论
热度(25)

© 汤川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