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香草吧噗

A

初夏时节,窗外的微风轻轻吹着,耳边是笔尖在纸页上滑动的沙沙声。
本该听起来让人安心,可利威尔此时却极度的烦躁。他揉着隐隐作痛的左肩,低声咒骂着早上骑车把他直接撞飞了的家伙。
一只手从后面懒洋洋地伸过来,拈着个小药瓶,“我说利威尔,你这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是怎么回事。牙疼这么严重?”
韩吉半靠着椅子,扭过头来一脸好奇,“来来来实验室研制的新产品,专门对付顽固性牙疼的,试试?”
“四眼,给我拿开,找别人做实验。”利威尔的声音被闷在口罩里,有些含混不清,但其中的杀气倒是清晰的很。
“唉既然你不愿意接受的话那就枉费我一片好意呢——”

话说到一半,视线放回到刚收上来的晨间记录的韩吉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笑声,“哦哈哈哈这谁这什么事这怎么写上去的哈哈哈。”
利威尔皱了皱眉,啧了一声,眼前被塞进一篇文章,耳边是韩吉明显已经笑出眼泪的断断续续的解读,“你看这个人,今天一大早撞了人还撞出检讨和哲理来了哈哈哈……”
本来准备一把手挥开的利威尔停住了动作,视线在眼前的作业上捕捉到了几个关键词。
“黑色的口罩”“7-11旁边的路口”“他似乎没在意让我先走”“很抱歉”。

韩吉笑得正高兴,手上的本子被利威尔一把拿走,他面无表情地在最后打上了一个59,理由是一个句号。
“臭四眼你要是敢再多嘴一句我就直接削了你。”
之后翻开本子封面,作者的名字映入眼帘——

艾伦·耶格尔。

B

“欸欸欸!为什么啊!”艾伦拿着手上的作业不可置信,“凭什么给我不及格啊!这老师故意的吧!”
看到了那个句号的解释的三笠和阿尔敏也有点疑惑。
三笠拍了拍艾伦的肩膀,安慰道,“估计教授想惩戒你撞了人吧。”艾伦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

早上的时候骑车骑得快,不小心在7-11旁边那个路口撞倒了一个带着口罩的人,看上去个子很小也看不太清脸。
本来说要不就迟到送他去医院算了,结果那个人冷冰冰的说没什么事让他先走。
后来写晨间记录的时候头脑发热就写进去了。

——然后就得到了历史性的低分。

“说起来艾伦你东西搬到新家去了么?”还沉浸在伤心中的艾伦无精打采,“哦搬了啊,今天上午会搬好吧,不过估计楼道里会乱七八糟的,所以明天我再去住好了。”

C

利威尔站在家门口,看着凌乱无比的过道,觉得自己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灰蓝色的瞳孔里满满的不悦——
对面请的搬家公司是怎么做到把楼道里弄得这么脏的?

“砰”地一声摔上门,风带起空气里的细小灰尘,缓缓落下。

D

“咚咚。”傍晚的时候,艾伦好不容易随便打理了一下,打算和对面的邻居打个招呼。

叩了几声之后,门打开了,站在那里的是个戴着口罩拿着扫把的男人。
个子并不高,身形算得上是娇小,眼睛很是冷漠。

“您好!我是今天搬到您对面的艾伦·耶格尔!接下来的日子请您多多指教!”

话音刚落,他感觉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瞬间变得锋利,对方灰蓝色的狭长瞳孔散发出危险的怒气。
艾伦有些莫名其妙,开口之前便被对方摔上的门碰了一鼻子灰——

“哐”的一声巨响。

好不容易从耳鸣中回过神来,刚刚那家伙说的似乎是利威尔?
反正也没听清。
对新邻居的脾气怎么都来不起好感。不过以后还是得一起过呢。
艾伦摸了摸鼻子,趿拉着鞋回了新家。

利威尔手上拿着棉签和酒精,给肩膀上的擦伤上着药。
上完药之后沉默了半晌,“……臭小鬼。”一脸的阴沉。

E

对面的人似乎是自己所在大学的助教啊。

新家住了不短时间,每次去学校的骑车途中总能碰到利威尔。男人穿着服帖的西装,拿着公文包,一丝不苟的样子。

熟练地跳下车,元气十足地说了一句“早上好”,也没管对方没有回应,叽叽喳喳就开始说起来。
刚开始利威尔完全是生人勿近的气场,然而现在至少只是阴沉个脸,虽然一直都没说过什么话。
搜肠刮肚的想说些什么,结果到了最后噼里啪啦竹筒倒豆子说了一大堆自己在国外的见闻。
其实这么久以来,艾伦叽叽喳喳的时候,内心都很是忐忑,生怕对方突然甩过来一句“闭嘴”。
幸好并没有发生。最多是被甩几个眼刀子。

“好啦利威尔先生,您有没有觉得希腊这个国家很棒啊!我发誓说以后要带爱的人去那里玩呢!顺便问一句,利威尔先生是在这所学校里工作么?”
心里七上八下的问了一个问题。

沉默。

虽然也的确是艾伦的意料之中。

“唔那么我先进去教学楼了!利威尔先生再见!”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推着山地车正准备离开,长久沉默的男人开了口。
“我是这儿的助教。数学。”顿了一会儿,“以后不用叫我先生。”微微点了个头,利威尔转身离开。

艾伦愣在原地。

刚刚和让抬杠结束的阿尔敏从后面追上他,发现那家伙眼睛里都带着笑。

“欸发生什么好事情了,笑成这样?”阿尔敏拱了拱他,“话说你那个讨厌的新邻居怎么样,没为难你吧?”
“啊不不,没有。他,挺好的。”艾伦傻呵呵的笑着,阿尔敏狐疑地看了一眼,也没有多问。

他一开始很讨厌我的吧。打招呼的时候的眼神。

现在是不是好一点了呢?

要和邻居搞好关系!

艾伦握拳,感觉自己的斗志熊熊燃烧。

只是他没发觉,其实这个倾向,有些脱轨了。

F

初夏时分已经过去,梧桐叶张开茂盛的荫蔽,树叶中的罅隙漏下热烈的日光。

“欸利威尔,那个小鬼谁啊,最近老看见你们一起走。”大喇喇地半靠在长椅上,韩吉朝着利威尔挤眉弄眼。

“邻居。”

“咦咦咦!你的新邻居?不是个把过道搞的乱七八糟的家伙吗?怎么?对他有兴趣?”
韩吉朝着远处的教学楼努努嘴,一脸不怀好意的笑。

“四眼,真的不怕被削了?”

看到对方露出已经算得上是阴狠的表情,韩吉连忙摆手,“不不我没那个意思,只是好奇,”她顿了顿,“利威尔为什么会放任身边有个小鬼叽叽喳喳地闹腾。”

难得认真了一回,韩吉盯着利威尔没有什么表情的脸。

清俊的男人皱了皱眉,似乎在寻找着合适的词汇。

“……还不赖。”

硬邦邦地撂下几个音节,利威尔戴上口罩,头也没回的往办公楼走去。
留下韩吉一个人目瞪口呆地回想着那三个字的意思。

“不对啊……利威尔这是……?!”韩吉早就知道她这朋友的性格,极端冷漠毒舌,对任何麻烦的事情都是快刀斩乱麻地处理掉——当然包括这种碰到了黏糊糊家伙的情况——然而刚刚利威尔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看来这家伙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吧。

吸了一大口可乐,她半眯着眼睛数着地上的光斑,眼镜下是高深莫测的笑意。

G

时间过得不快也不慢,春夏学期晃晃悠悠地迎来了结束。学期末依旧是常态的手忙脚乱,就算是闲来无事的大学里也是一片鸡飞狗跳。
然而夏风裹挟着蓬勃生机,却也似乎预示着崭新的开始。

艾伦和利威尔的关系不好也不坏,利威尔已经淡忘了之前被撞飞的自己以及脏乱差的楼道,艾伦依旧会在上放学的时候跟他一起走,然后叽叽喳喳说一路。

日积月累下来的唯一变化是,艾伦发现对方狭长的灰蓝色瞳孔很漂亮,原谅他也找不到什么别的词汇了。

曾经有几次艾伦试图问利威尔一些数学问题,无一不被三两下解决掉。
后来就有些沮丧,也不好意思再去问简单的题目了,于是找来三笠和阿尔敏帮自己补习数学,好歹把成绩提上去了一些。
看着本子上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的分数,艾伦有些小自豪。

说起来到现在也不知道利威尔先生在哪个班教书呢。正睡得迷迷糊糊想到这,艾伦被一旁的让很是暴力地摇醒了。
“三笠他们说今天晚上打算去逛逛,一起来么蠢货?”
“去你的蠢货,”这么说着,艾伦一个翻身跳下课桌,“晚上得回家打扫一下。何况明天还有典礼。”
毕竟说句老实话,这么久以来也没有好好的打扫一下房间,再不整理一下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不远处韩吉正在死皮赖脸问利威尔借车,说是自己的车实在是坐得不舒服,如果自己的身体受到损伤多不好啊。
利威尔一脸嫌弃,“损伤了最好,快给我一边去。”抬脚欲走。只可惜他没办法无视那个抱住自己大腿的八爪鱼。
恨恨地掏出钥匙扔给韩吉,没搭理后方传来的“我一定会把你的车弄得干干净净再还回来”的谎言。

艾伦爬上楼,就看见利威尔站在门前,浑身散发着一股可怖的黑气。

他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利威尔先……利威尔,请问……”艾伦战战兢兢地开了口,没想到对方很快就回答了。

“钥匙借给同事,忘记把家门钥匙卸下来了。顺便,”他掏出手机晃了晃,“这东西也没电了。”

利威尔难得的有些窘迫,没有家门钥匙的同时手机没电同时钱包里并没有带多少钱,这样的境况是第一次碰上。

“利威尔不介意的话,到我家将就一晚上吧!”

对面的青年脸上绽开了大大的笑脸,男人有些怔忪。

H

还真的是将就。

怎么也不愿意在别人家过夜的洁癖利威尔,实在是没拗过执意要帮自己忙的艾伦,踏进艾伦家门的一瞬间,他的脸就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

这是人住的么?

沙发上衣服和靠枕扔的到处都是,餐桌上凌乱地散着课本和漫画,厨房里餐具放的也是乱七八糟。

“艾伦,你是不是从来都不打扫卫生的?”利威尔转过头来,冷静地看着一旁极其尴尬的艾伦。

“啊,不,我,我正打算,今天晚上打扫的……”语无伦次到了极限,艾伦直接鞠了一躬,“非常抱歉利威尔先生,那个,让您……”

一只手伸了过来,比划了一下,象征性的打住了他。

“你家里,有没有扫把和抹布?”

I

当艾伦满脸灰地从阳台上出来,看见窗明几净的客厅以及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的、依旧一丝不苟的利威尔时,整个人的心中都升腾起了崇敬之情——利威尔先生上辈子一定是是扫除天使。

不,这辈子也是。

晃了晃脑袋扔掉一些奇怪的想法,艾伦从冰箱里拿出阿尔敏做的柠檬汁,倒在一次性的纸杯里,递给了正在假寐的利威尔。
看着纸杯,男人好看的眉毛皱了皱,不过也没说什么,摘下口罩张开嘴就喝了下去——

“臭小鬼!你给我的是什么东西!他妈的怎么这么酸!”

刚想说如果您觉得好喝我就再给您倒一点儿的艾伦,眼睁睁地看着利威尔整张脸都扭曲着冲进了洗手间。

“……这段时间,有些牙疼。”
过了不少时间才出来的利威尔脸色明显变得有些虚弱,他戴上口罩,语气有些闷闷地和艾伦说起自己的牙。
“所以这段时间都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啧。”

艾伦看着眼前的人头上都冒出了冷汗,心里很是愧疚,“那么利威尔先生您好好休息,我来准备饭菜吧!”
他跑到冰箱前,气势恢宏的“哗”一声打开,然后整个人就僵死在了那里。

——似乎除了过期的方便面和几根青菜之外就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了。

于是当天的晚餐以垂头丧气的艾伦去7-11买来寿司而告终。

“借用一下你的浴室。”饭后休息了一小会儿,利威尔很平静地说完,便往浴室方向走。
艾伦卡了一下,随即跳起来,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条还带着外包装的浴巾和一整套全新的睡衣递给利威尔。
“家里只有这些,不过都是全新的……”

“谢谢。”利威尔没等艾伦说完,便接过了他手上的衣物,朝他笑了笑。

艾伦懊恼地发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J

好在有空余的客房,艾伦趁利威尔洗漱的时间很快的打扫了一下,想了想,把放在自己床头的小花瓶摆在了客房的床头柜上。

利威尔穿着睡衣从浴室里出来,衣服大了很多,有些松松垮垮的,隐约可以看见胸前白皙的皮肤。头发湿漉漉的,还在往下滴着水。

“啪嗒。”

水珠掉在地上。

艾伦恍惚间感觉整个世界都萦绕着清淡的皂角的清香。

K

盛夏的晚风带着少许凉意,扬起了窗外干净白衬衫的衣角,浅灰色格子的领带和明黄色的T恤衫隔得不远,在夜里随着风微微起伏。

如同艾伦的心跳。

L

清晨的味道是什么样的?

或许是青草的吐息,或许是阳光的暖意,或许是早餐的香气。

艾伦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三者了。

然而第二天的早晨,他是在如此美好的味道之中醒来的。

利威尔已经在厨房忙碌,应该是刚刚去了一趟不远处的便利店,乌冬面的香气从厨房弥漫开来。
艾伦穿着睡衣、趿拉着拖鞋,睡眼惺惺地趴在阳台上,望着外面清澈明朗的青空,产生了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想法——

这样真的很幸福呢。

天哪。

我在想什么。

突然从迷糊中惊醒,艾伦面红耳赤地回忆着自己刚才的念头……

“小鬼!过来把早餐吃了!”后方传来利威尔清冷的声音,回头看去,对方早已穿戴整齐,半靠在餐桌旁。艾伦应了声,匆匆忙忙就冲过去洗漱。

吃饱喝足的艾伦准备从外面的晾衣杆上收下自己的T恤和利威尔的领带,“利威尔先生,您的领带还在外面,我帮您收……”“我自己来。”还没等他伸手——

外面“哗啦”一声。

“似乎是,楼上的大妈,在浇花。”

伴随着巨大的水声,艾伦呆呆的看着瞬间湿透的领带和衣服,后方利威尔神色缺缺。
男人啧了一声,正准备不要领带直接走人,艾伦一把拉住他,“利威尔先生您等我一下!”
之后他冲进自己房间,拿出之前毕业礼的时候让和阿尔敏一起送自己的黑白格子领带,一把塞到利威尔手上。
“是新的,您先用吧,果然利威尔先生不戴领带看起来很不习惯啊。”

利威尔敛着眼帘,清冷的双眸看不分明,微长的睫毛像鸽子的灰羽,在空气中微微颤抖着,轻轻扫在艾伦的心上。

“谢谢。”他接过,依旧是清冽的语气声线。修长的手指拆开包装,苍白皮肤包裹着的修长指骨拂过领带缎面,十指轻握着,缓缓地在领口打了一个漂亮的结。

看着这一切,艾伦逐渐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M

那天上午对于艾伦来说应该是很难忘的。利威尔作为优秀助教代表上台发言,他的胸前,是艾伦的领带。

艾伦觉得自己中毒了。

而且好像怎么也好不了了。

N

下午骑车心不在焉,路上险些被撞,艾伦整个人都乱七八糟的。
回到家,发现家门口摆着一个精致的纸袋,里面是一条全新的黑白格子领带,一看就比自己那条高端不止一点,旁边还有一张纸条,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

“我不是很喜欢还给别人自己用过的东西,今天谢谢了。利威尔”

艾伦故作镇定地看着眼前的字,不让自己去过度理解这张纸条背后的含义。

可惜,他失败了。

O

苍绿的樟树叶盖住了大半的天空,盛夏的暑气蒸腾起蓬勃生机。
偌大的校园里人寥寥无几,艾伦背着包,骑着车,从一整片广阔的树林里穿过,带起一阵凉爽的夏风。

本来是急着要去和埃尔文老师集合讨论课题,可是视线在捕捉到不远处的身影时,艾伦却怎么也踩不动踏板了。

利威尔抱着一沓作业本,正往教室走着。挺正的鼻梁衬得侧脸愈发俊秀,白皙的皮肤泛着毛茸茸的光,发丝温顺地随着空气浮动,似乎有着清凉的味道。
白衬衣挺拓利落,袖扣扣得一丝不苟。

夏风里似乎弥漫着淡淡的沐浴露的清香。

突然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毒了。

艾伦恍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P

利威尔打开自己阶梯教室的大门,拉开椅子,从口袋里掏出纸巾,细心地擦拭之后才坐了上去。
拿起红笔,他开始批改作业。期间有一两名女生跑过来搭讪,他应付应付也就过去了。

自己的社交能力为零,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后来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自己似乎改着改着,就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住在隔壁的有着一双橄榄绿瞳孔的少年,正坐在对面,认认真真地帮自己批改着作业。

那小鬼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醒过来了啊。

他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对方。少年特有的青春气息,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英俊的样貌,手也有着很好看的轮廓,但是最好看的果然还是那双眼睛吧。

那双满溢着生机和热情的瞳孔啊。

他轻轻动了一下,坐起身来。艾伦见状,急忙放下笔,似乎有点做贼心虚的样子,脸上也有不经意的红。

利威尔轻笑了一下,这个小鬼就这么怕他?

之间艾伦似乎是深吸了一口气,从背包里掏出一本作业本,说道,“利威尔老师,这个函数的图像,我、我不会画,你能教教我么?”

不置可否地,利威尔打开了递到面前的作业本,看到上面写着的简单的算式和平假名——

Q

致利威尔先生

r=a(1-sinθ)

R

那个瞬间,聒噪了许久时日的蝉鸣消弭不见,夏风沉浸着温和不声不响,层层叠叠叶片间的光点安静地闪耀着。

S

后来韩吉办公室里新来了一个叫做萨沙的助教,挺可爱的一个女孩子。有的时候她会问韩吉,听别人说,之前作为助教的利威尔先生,似乎在晋升授课上得到了满分,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韩吉说,欸那家伙讲了一个函数。

一个函数?新来的助教有点不可思议。

对,就是这个,r=a(1-sinθ)。

唔我画画好啦。助教拿过纸,认真的开始涂涂画画起来。

欸这是个爱心啊!她看着自己画出的图案,觉得很是神奇。不过这和满分有什么关系么?

当然有啊。韩吉在一旁笑得高深莫测。
这个叫做笛卡尔函数,是非常,非常浪漫的一个函数。
不过话说回来,利威尔可是什么都可以讲到满分的优秀老师呢,所以我倒觉得不管讲什么,他都可以拿到很高的分数的吧。

韩吉看着新人似懂非懂的表情,轻笑出声。
要是你知道,当时下面有个傻帽看到这个函数的时候直接当场哭了出来,还冲上去抱着那个洁癖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话,估计会惊讶地下巴都掉下来吧哈哈。

这家伙讲这个函数完全就是为了那个小鬼而已,不过这种事情我还是不说比较好。
韩吉摸了摸自己的后颈。

不过那两位现在这个点,应该在哪家超市采购吧。
韩吉哼着歌收好包,看着利威尔整齐的桌子。
上面摆着一丝不苟的日程表,表上清楚地勾出了3月30号这个日期。漂亮的花体字写着“希腊”。桌子前面贴着一张看上去有些不协调的,破破的算术纸,上面用很认真的字体写着韩吉刚刚说的那个公式。

唉,真爱了吧利威尔,栽在一个小鬼身上。

她顺手又把利威尔的钥匙给揣进兜,反正就算没有自己家的钥匙也不会无处可去吧。

反正你家小鬼不就住你隔壁么。

 

FIN

 

 @苏雪霏  感谢霏霏这么长久以来的催文w(不过好像和催的CP不一样_(:зゝ∠)_(总而言之是谢礼ww(下次要安心练练古风(所以这其实是安利对吧(_(:зゝ∠)_

以及各位 情人节快乐︿( ̄︶ ̄)︿(赶在情人节结束之前2333

评论(3)
热度(23)

© 汤川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