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猿】在那之后的日子里-A

BGM:携带電話-Radwimps

BGM:君と羊と青-Radwimps

#一期以及剧场版结束 青组日常私设

#二期官方简直暴雨梨花针(手动再见

 

City

北海道

ほっかいどう

 

Introduce

北海道是日本一级行政区,其行政中心是札幌。最好的旅游季节是冬季。

北海道は日本の1級の行政区。それは札幌の行政センター。最適の旅行の季節は冬。

 

Passage

北海道

 

12月31日的傍晚,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的新年晚会在某个高档酒店的会客厅里举行。

 

“那么接下来,我宣布,Scepter 4的忘年会正式开始。”啪,啪,啪。偌大的包厢之中,回荡着伏见猿比古一个人稀稀拉拉的掌声,颇有些凄凄惨惨戚戚的味道。

默默地推了推眼镜,宗像礼司看向唯一一个出席的成员,其实还是有些欣慰的。毕竟以伏见的性格,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愿意前来参加类似的活动的,如果不是用接下来三个月的工资来要挟的话。伏见百无聊赖的坐着,右手里把玩着终端机,左手正轻轻地敲打着桌面。

 

——唔伏见君的手很好看呢。

面无表情按着台本正在念着发言稿的宗像礼司,脑海里突然生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要表演节目了?啧室长,您还真是恶趣味。”话音刚落,伏见便站了起来,卸下自己的佩剑,一边说着嫌弃的话,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副扑克牌,开始了魔术秀——当然他不会说,他前一天晚上才看到那个加粗置顶飘红的《S4忘年会注意事项》的帖子,然后为了这个魔术整宿没睡的事情的。

非常满意的在顶头上司的脸上看到了难得一见的惊诧不解的表情,伏见觉得自己一晚上的睡眠值了。把牌一摊,伏见非常潇洒地转身便出去了,独留宗像一人认认真真的研究着面前魔术道具的玄机。前脚刚出包厢的门,伏见便直奔大厅去——从一开始进门的时候他就发现八田美咲在这里当服务生。

 

这一边伏见八田正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打得酣畅淋漓,那边厢室长在观察许久之后不得不得出“这个道具没有问题”的结论,抬手看了看表,“伏见君去洗手间去了这么久么?”沉吟了一会儿,宗像不得不第二次承认自己应该是被三把手扔下了,中国民间对这种行为,似乎有种说法叫做放鸽子。好不容易压住怒气,按铃结账之后,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返回,把伏见扔下的扑克牌叠了叠,收好了放进口袋里,这才离开。

 

打架一直打到11点多,空旷的街区上时不时有火光爆出,然而两位三把手看上去似乎都有点累了,对面一道赤炎携着烫人的温度袭来,佩剑轻巧挽出剑花,蓝光燃起,圣域在身前展开,“唰”一声,还泛着青色的昴被收入鞘,伏见把佩剑往腰上一别,咔哒一声。

对面的人也很默契地停止了攻击。“啊抱歉啊MISAKI,今天不能陪你打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哈谁要跟你再碰面!”“切。”没再去理会那家伙的嘴硬,伏见转身,抖了抖制服,掏出终端看了看时间,便朝不远处的酒店不紧不慢地走过去。

 

然而,当伏见在服务员引导下,开门看见了被收拾一空的会客厅时,他突然感觉不太妙。

 

新一年的零点,道明寺和秋山正在打着游戏,弁财正在老家看着电视,加茂正在打理自己的卧室,日高和五岛正守着红白歌会战况,布施正和妻子孩子吃着夜宵,櫌本正在和家里死机的电脑奋斗着,淡岛正在和homra酒吧的老板谈天,伏见正站在屯所房间的落地窗前百无聊赖的看着漫天烟花,所有人的终端上都同时收到了一条紧急消息——

 

【吾谨代表S4恭祝各位新年快乐。鉴于接下来三天吾等将前往进行冬游,有一些重要事项需要通知,烦请各位于今日早上7点于Scepter 4二楼会议室集合,不得缺席,缺席者按缺勤一年度处理。开会结束之后即开始行程。再次恭祝各位新年快乐。】

 

【室长 宗像礼司】

 

……

 

零点零一分的东京城区,从各个地方传来了哀嚎和惨叫——

“说好的假期呢为什么早上七点集合!”

“往年不都是下午集合带走然后开始旅游的吗发生了什么……”

“好恐怖啊我的天啊七点我在郊区啊这我还怎么活啊QAQ”

“今年是不是没有人表演好看的节目给室长看啊室长生气了?”

本来应该一片死寂的论坛管理员群突然瞬时燃起了99+的消息,就连ID为玲珑骰子的副长都表示,往年的室长并不是这个风格。

“怪我。我放室长鸽子了。”一片热火朝天景象的群,在看到这条来自ID为蔬菜拔刀的消息的时候,诡异地寂静了很久很久。

“我没记错的话,今年,只有,伏见先生去了吧……”秋山脑内。

“好可怕!那个画面!TvT”道明寺脑内。

“……”特务小队的众人。

 

今年青组特务小分队的新年过的实在是有些不妙。

 

第二天一早,当道明寺被秋山拖着一路到青组大厅准备上楼时,他睡眼惺忪隐约看见楼梯旁两道青色的身影,似乎在谈论着什么。刚想问是谁就被秋山一把捂住了嘴。“我们从那边上去吧你还没清醒别乱说话。”又被稀里糊涂地拉到了另外一边的电梯,二人却看见了哈欠连天毫无精神的青服全员——对是包括淡岛副长在内的所有人——除了他们的一把手和三把手。

“全员,先行上楼。”被自己制作的红豆马丁尼灌得有些醉的淡岛也是难得地有些不舒服,她手上正拿着刚刚打印的终端里收到的注意事项,准备带着队员先去开这个奇怪的会了。

“不用等室长和伏见桑嘛?”就算是从睡梦中清醒过来,道明寺的双商依旧保持着沉睡。他并没有看到周围的人是用一种怎样同情的目光看着他的。

“唔……我想室长会单独跟伏见君传达吧。”淡岛艰难的组织了一下语言。

 

刚刚被道明寺看到的两位其实并没有在谈着什么事情。实际上从伏见来开始,室长就一直看着伏见,只是微笑,再微笑,继续微笑。伏见猿比古已经被看得头皮发麻了,在内心被弹幕疯狂刷屏一万次的情况下伏见表示以后审讯犯人的时候就应该放一张室长的微笑头像绝对强过任何审讯手段。

“……室长请您不要再这样看着我了我扔下您就走了的确是我的不对我后来回去发现您已经走了我只是出去和、和朋友聊了几句天请您不要再这样看着我了我要受不了了。”

 

听到了类似于“朋友”这样看上去语意模糊实际上指向明确的词语,宗像礼司微微皱了皱眉。“所以实际上伏见君也算是缺席了今年的忘年会,理由是去见朋友了对么?”伏见察觉到了对面人身上隐约散发出来的不快,然而——他也并解释不了什么。“抱歉室长是我的错要怎么样都随您吧但是请一定不要扣我的工资也请一定不要让道明寺安迪来为我做些什么除了这两样您随便吧。”

看着对面的人难得的视死如归生无可恋的表情,宗像莫名觉得心情不错。

“此事暂且不提,伏见君以为我是那种会抓着点小事就不放的人么?只是接下来三天的活动请伏见君务必要参加了。”话毕便朝大厅外走去。

“呵呵我觉得你是。”当然这是伏见的内心吐槽。“所以室长你不去开会么。”

“我已经拜托淡岛君帮我去通知事情了。我想并不会有什么问题。”微微侧过头,宗像看了一眼伏见,“请伏见君先上车吧,和我一起去整理这次出游的一些相关资料好了,还差一些汇总。相信伏见君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为什么我会有一种引君入瓮的感觉。不,这一定是我的错觉。

 

当伏见焦头烂额的完成了一大堆事务之后,一旁的宗像已经喝完了第二杯抹茶。“啪”地一声,伏见扣下电脑,站起身来,正打算往后走找个位子坐下,却绝望地发现后排的位置——全都满了。道明寺秋山弁财櫌本日高五岛布施加茂八个人,齐齐坐满,齐齐低头看终端。僵硬的侧过头,伏见发现车上仅剩两个空位——副长身边和室长身边。

认命般的,伏见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已经是一天中不知道多少次的生无可恋。

 

“……”啜了一口第三杯抹茶,宗像在瞥见一旁人的小表情时,微微翘了嘴角。从身旁的公文包里又拿出一杯抹茶,放在桌上,拉开拉环,轻轻地朝伏见那边推了过去。伏见也没客气,啧了一声便接过去,恨恨地喝了一口,却又因为抹茶的苦涩皱起了脸。

 

“我们这样对伏见桑真的好么?”看到小队长不得不坐在了属于他的位置上,特务队八人齐刷刷松了口气,一个个歪七扭八地瘫在了座位上——天知道对于他们来说新年冷得要命的日子收拾东西早早出门还要开会顺便承受室长大人的怒气——虽然这最后一项已经交给了伏见先生——是多么要命的事情,他们宁愿去对付一打strain也不要面对一个微笑的室长。

道明寺默默地喃喃,日高在一旁为自己的直属上司掬了一把同情泪。“上论坛。”秋山认真地看着其余七人。

——感觉伏见先生身上的不爽值已经肉眼可见了怎么办。ID:

——我们这样对伏见桑真的好么QAQ我好担心他(打滚TvT~ID:白豆馅一生黑

——我倒觉得不会有什么问题。伏见先生毕竟是室长最喜欢的吧。ID:才不是冰山

——……我看到了什么。ID:暖桌赛高

——……。ID:电脑小透明

——我是不是看到了什么。ID:鞋带再见

——各位,我们来讨论一下今天的晚餐吧。这次讨论就由@白豆馅一生黑 来主持。ID:玲珑骰子

 

就算是在室长办公室里呆的时间最长的淡岛世理,也表示自己对于身旁的一幕有点接受不能,更何况是常年待在大厅工作的特务队众人了——

伏见似乎是有些困倦,头一点一点的,之前有个颠簸,伏见的头便搭在了室长的肩膀上。室长似乎有点小惊讶,不过下一刻便微微侧了侧肩,好让身旁人靠的舒服一点。伏见睡得迷糊了,感觉到什么贴着脸颊,下意识的蹭了蹭,往那边缩了一缩,一脸餍足的表情便睡了过去。

 

——像只猫。

依旧保持着视线平视前方的宗像,眼角余光瞥见自家下属难得的乖顺表情,如此想到。

 

从东京到北海道,四个小时的日光洒遍,青空广袤,熙熙攘攘的市区,一望无垠的原野,清澈通透的湖泊,如此千般景色,在冬季和煦阳光下,皆被染上了沁人心脾的清淡暖意。道明寺好容易才整理出一份乱七八糟的菜单,刚发给副长就一声哀嚎,倒在秋山腿上便睡了过去;秋山左手轻轻拢着道明寺的肩膀,生怕他滑了下去;日高和五岛窝在一起刷红白歌会的最终战况,后面探出加茂和弁财的头,四个人小声聊得不亦乐乎;淡岛坐的笔直,拿着终端拍照,时不时和草薙出云发消息调侃;前排的二人,黑框眼镜的青年侧头靠在旁边人肩上,睡得安稳,细框眼镜的男人表情温柔,右手上的书卷,油墨印下的字句,泛着暖暖的光。

 

——夜明け方の四は指摘して目覚めさせて来て、カイドウの花未の眠を见付ける。

——凌晨四点钟,看到海棠花未眠。

 

中午时分,已经累到脱力的青组全员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北海道札幌市区。大巴车在开到他们下榻的酒店后便离开了,留下一组人疲惫的站在酒店大厅,等着一头栽进宾馆的床。在车上睡了一觉的伏见很是清爽,只是对于在室长肩上醒来有些憋屈。

“各位在经过这么久的旅途,应该也有些疲惫了,那么就先请用餐,之后我们将安排各位入住。”酒店经理手持着淡岛世理电邮发给他的菜单,恭敬地上前。

“欸……是道明寺做的那个菜单啊。”日高很是惊讶,“副长真的就这么让酒店做啦?”

“我也奇怪了,可能是没什么时间调整了吧,都直接给副长了伏见先生都没审过。”加茂默默地在一旁补了一刀。

“乱——说——!我点的可都是特色菜,超级超级豪华好吃的我跟你们说!”撸起袖子,道明寺愤愤不平地作势想揍日高,被秋山默默的拉住了袖子。

“……好吧期待你点的菜。”特务队的众人都有了一些隐约不好的预感。

 

当所有的菜都摆上桌子的时候,其实每个人都是很高兴的,因为的确是很丰盛的样子,只有一个人是全程黑着脸,而且有越来越黑的趋势——

那就是伏见猿比古——蔬菜和鱼去死星人。

蔬菜沙拉,生鱼片,三文鱼……

道明寺点的,是这家酒店有名的“冬季海鲜时蔬——带您吃遍北海道”套餐。

伏见在原地,大眼瞪小眼,静静地,默默地,和那条大大的鲑鱼对视了十秒之后,转身看向宗像,“室长这条鱼盯着我我吃不下我先去休息了。”下一秒便如一阵风一般离开了餐厅。

 

就算蠢如道明寺,也发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似乎对鱼有一些抵触,又何况青组的一把手,宗像礼司先生呢。

不动声色地和诸位一起吃完了午饭,宗像不徐不疾地跟在酒足饭饱的组员之后,对淡岛吩咐了几句之后,转身出了门。

 

札幌市中心的这家7-11应该无论如何都不会知道,青之王在这天中午来了他们店,顺便买了一个三明治和一罐牛奶。

 

“笃笃。”“谁。”听见了敲门声的伏见正趴在床上打游戏,有些倦倦的。过了半天没人应声,重重地“啧”了一声,他下了床趿拉着拖鞋,打开门一看没见着人,地上倒是有一个纸袋。常常加班吃宵夜的伏见一眼就认出是7-11的。

回到客房里打开一看,纸袋里是一块三明治和一杯牛奶。下面还垫着一张纸条。“就算没有纸条我也知道是谁买的好么。”一边腹诽着,伏见一边乖乖地打开了留言条。里面是一如既往清俊有力的钢笔字——

“伏见君请照顾好自己。就算不吃鱼的话,午饭总还是要吃的。虽然不是很丰盛,但毕竟是我安排不周,就请伏见君将就吧。

宗像礼司”

 

盯着这个落款有些不对的纸条静默无言三秒钟,伏见一把把纸条揉成团,刚做了个抛出的动作,又硬生生地停下,一边不停的咋舌一边把纸条粗暴地摊平又折好,放进终端机皮套的侧袋里。这一系列动作做完之后,伏见对自己的厌弃程度上升到了新高。

 

青组众人吃完午饭后,都各自到了客房里好好休整,各位也收到了来自淡岛副长的“请各位务必换下制服私服出游”的奇怪要求。不过醒来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一群穿着笔挺制服还佩剑的人在札幌的市区里嬉戏打闹,怎么想,都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请各位自行安排时间,诸位请于明天中午11点在酒店的大堂集合。”当伏见打着psp顺便吐槽着论坛设置的时候,这样一条全体消息出现在了终端置顶区域。紧接着又是一条,发信人一样,但是是私人消息。

“请伏见君明天早上6点在酒店门口等我。不介意的话,我想和伏见君一起去考察下午全员出游的地点。”

这样的理由我该怎么拒绝啊!——来自伏见猿比古的脑内。

 

当天傍晚,北海道地区迎来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因为是新年的第一天,这样的雪景显得分外的喜庆。城市街道之上流光溢彩,霓虹闪烁,人群熙熙攘攘,裹挟着暖意和欢颜。卖章鱼烧的摊位上升起热腾腾的雾气,寺庙旁求符的人排起长长的队,写牌子的老奶奶笑着跟一旁的小孙女说,今年吉签真是多啊。远处墨色的天空织上点点星光,清亮又通透。

“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夜景啦!”道明寺裹得像个团子,搓着手哈着气,却也难得的认真了一回。

“嗯是啊。”秋山沉默了一小会儿,揉了揉他的头发。

 

清晨。

空气里漾着些许寒意,刺激地伏见鼻尖一凉,打了个不大不小的喷嚏。出门的时候随随便便穿了一件卫衣,又搭了件西装外套,伏见拿着杯咖啡,站在酒店门口给自己的上司打电话。

“室长我已经到了您人呢您再不来都要迟到了好么。”

“哦呀哦呀抱歉,让伏见君等了是我的错呢。”电话那边话音刚落,自己的斜后方便传来了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不耐烦的侧过头去看,饶是伏见也有瞬间的呆滞——

 

宗像礼司穿着黑白条纹的长袖衬衫,外面半拢着一件羊毛外套,围了一条墨绿色的围巾。这样其实很是平常的打扮,却因为那个人,而莫名显得清丽起来。就算是隔着不近的距离,伏见也能把那双紫罗兰色的瞳孔看的分明,沉静安然,恍惚间便会陷了进去。

 

“伏见君。……伏见君?”很是羞恼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出神,伏见啧了一声,抬脚便走,并没有回头等宗像的意思,“室长您这么早把我叫出来是要干什么啊。”

“往前走一会儿应该就到了。”带着笑意的温凉声音离耳朵太近,伏见觉得自己心脏似乎漏跳了一拍。

 

札幌新年第二天的清晨,街上并没有行人,雪积了不薄不厚的一层。两个人的脚步,一前一后,不疾不徐,踩出轻轻的“沙沙”声,本是静谧空旷的街道,平添了一丝温馨气息。日光微微有点透过云层的样子,衬得屋檐上的积雪闪闪发亮。

走在前面的青年,黑发柔软,有几丝微微翘起,后面的男人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抚,修长指骨在触碰到发丝的瞬间又收了回去,虚握着在嘴边咳嗽了几声,似乎是想掩饰少有的尴尬。

 

“……寺庙?”

看着眼前屋檐微翘的建筑,伏见很难想象,一向主张着秩序和理性才能让这个世界更好的青王,居然会想到要带属下来这种,迷信,的地方。

 

“伏见君请不要有什么疑惑,我只是觉得,新年或许应该让大家来许下接下来一年的期待罢了。”宗像礼司站在空旷的寺庙前院,一旁是积了几簇雪的银杏。

“啊哈,那请室长务必写下一条下一年我一定好好对我的剑不让它断掉。”身后传来的是冷冷的回答。

“呀咧呀咧,伏见君这么说,我可会感到很心凉的。”

笑着走了过去,宗像站定,直直看向伏见的眼睛。

“之前让伏见君担心了,很抱歉。不过接下来,是不会有事的。伏见君不用再担心了。”

很认真,很认真的语气。

紫色的瞳孔依旧平静,在那之下的,是快要满溢出来的温柔。

“啧谁担心。室长我保证您想多了。”伏见的声音弱了下去,侧过头去,脸上略略有些烧了。

“那请室长保证自己接下来不要再有什么麻烦的事情了,我一点都不想再去德国了。”

“好,一定。”

 

那句“はい、わかぃました”随着风散在了初冬的微寒空气里,札幌市中心的小寺庙前,身形颀长的男人轻轻地搂住了对面的青年,他稍稍挣扎了一下,便微微低下了头,似是默认了这个浅浅的拥抱。

此时,6:11,阳光终是从云层后面撒了下来,满地寂静日光,银装素裹之中,浅浅的寒风卷起了几片落叶,在风中微微打了个旋,便轻轻落下。

整个世界一片静谧,似乎只剩下那清浅相拥的二人。

 

今天的北海道,似乎又是一个好天气呢。

 

——END.

 

#忘年会和论坛ID设置见官方DRAMA设定

#感谢阅读ww

评论(4)
热度(67)

© 汤川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