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歌】RPS-他和他的猫

【凯歌】RPS-他和他的猫

BGM:最大公約數-Radwimps

BGM:億萬笑者-Radwimps

#圈地自萌 勿扰真人(主kkw视角

#双向(没意识到)暗恋设定

#第一次写RPS 感觉好手生啊QAQ

 

胡歌喜欢猫。

这是圈内人公认的事实。

所以当王凯看到朋友圈里那张只见猫不见人的照片时,他想也没想就敲了一句话过去。

——人呢?藏在猫里啦?[微笑]

他看着对话框,心中默念“三二一”倒数,果然没过几秒便听见微信消息“叮”的一声。

——[猪头][猪头][猪头]

王凯几乎能想象地到,屏幕那边的胡歌是怎样的微微挑起眼角和一脸狡黠的笑。他突然觉得心情很好,刚想回点什么过去,一旁的苗姐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走过来,火急火燎地催他去赶下一条通告。王凯满口答应下来,顺手把手机揣进了口袋。

“什么好事啊笑这么开心。”哪个经纪人不跟人精似的,早在走过来的时候苗姐就瞅见这位靖王殿下看着手机,一脸笑意。那种笑容她再熟悉不过了。“怎么?有情况?”“不不不。”王凯连连摆手,“姐你想哪儿去了,我哪有心思谈女朋友,这不看到胡歌发条微信觉得逗么。”

“也是,这个时候你要是有点什么绯闻出来,你那满天下的靖王妃不得把她给——撕咯~”知道自己带的这位是难得的“耿直”,苗姐也没再想,还顺便此机会揶揄了他一把。“唉别提,上次接机啊吓死我了。”好容易松口气,王凯在听到“靖王妃”三个字的时候夸张地苦了苦脸,一双鹿眼似是泛着水光,亮闪闪的,颇有点《琅琊榜》里小哭包萧景琰的架势。“得了得了人家不都是喜欢你么,快换了衣服去赶通告去。”

就算是待在身边多年,苗姐也不得不避一避这杀伤力十足的眼神,侧过身催了催王凯便下了楼。

王凯从沙发背上拎起风衣,随意地搭在左肩上,弯下腰去换了双皮鞋,顺便啜了口咖啡。他刚想走,突然顿了顿,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几下把锁解了,噼里啪啦在聊天框里敲下一句“[大笑][大笑]”,复又把手机塞了回去,眼睛里闪过微弱笑意。

正在上海某个摄影棚里休息的胡歌感觉到手机的震动,掏出来一看,“这么长时间就才回我两个表情,哼。”“欸谁惹我们胡老板不开心啦~”一旁的小助理看见自家老板不自觉的嘟起了嘴,被萌了一脸的同时也是各种乐不可支。“你看看你看看,跟人微信聊天,等了十分钟就回我两个哈哈,真是太伤人心了吧。”说罢胡歌还自带了一个卖萌的哭脸。“好好下次我们回你100个哈哈好吧别难过哈哈哈。”笑骂打闹着胡歌便又和片场里的人闹腾到了一起去,有某一个瞬间他莫名觉得自己今天心情不错。

胡歌自己其实也觉得很奇怪,明明自己认识这么多人,和王凯的投缘却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纵然是他,双商奇高的处女座,也有点弄不懂自己的感觉了。从一开始戏中的你来我往、诚台靖苏,到后来生活中的联系不断,胡歌一直都记得,那次拍摄《琅琊榜》花絮的时自己撒娇,王凯直直朝他看过来的时候,他登时感觉自己心脏漏跳了一拍,忙不迭调转了视线。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王凯”这两个字在娱乐圈的曝光率乘几何级数增长,这一切当然归功于《琅琊榜》和《伪装者》两部剧的连续热播。而对于王凯而言,相比于一朝爆红,这一路合作过来的胡歌靳东王鸥等人跟自己的友谊更为重要。

这其中,王凯不得不承认,胡歌是最特殊的那一个。从天下第一的明台小少爷到霁月清风的梅长苏,他和王凯的对手戏实在是太多了。除此之外,二人在聊天的时候也发现有着诸多共同点,于是没过几天便熟了起来,一下子从路人甲变成了可以毫不介意插科打诨的关系,每每都是聊得不亦乐乎,不得不结束对话时,王凯总有点意犹未尽的味道。

风风火火的赶完了通告,无非是摆几个造型回答几个问题,虽然说有些千篇一律,不过想到自家粉丝,王凯也颇是乐在其中,答语依旧直率幽默。

坐在回程的车上,王凯百无聊赖的看着手机,微博刷的飞快。看到琅琊榜的话题还高高挂在排行榜前十,他突然想起半个月前的一件事来——

那个时候刚和胡歌混熟,晚上在房间里无聊刷微博,好像是看到了楼诚cp火炸天吧,也不记得是什么心态,自己噼里啪啦就给胡歌发了一堆诚台cp的相关同人,那边瞬间糊了一整屏幕的句号。结果过了一个小时,王凯都忐忑到准备道歉了,那边突然噼里啪啦扔过来一大段诸如“欸我觉得这篇文写得好啊这个梗不错啊哈哈哈评论里说你褶子精笑死我了”这样的话,王凯长舒一口气,“咚”的一下倒在床上,复又弹坐了起来,“我有事没事发cp给他看干嘛啊他这个回应是什么意思啊”,第二次的“咚”的一声倒了下去,王凯突然觉得脸上有点烧。

然而如果王凯知道,那个时候屏幕那边的胡歌看文看得面红耳赤、头都埋到枕头里去了的话,他可能会好受一点。

“凯凯?……王凯!回神!”苗姐很是气愤,最近这人总是心不在焉,一看就是有事情瞒着自己嘛,“这几天时间会很紧张,明天早上就有采访记得准时赶回来,本来今天晚上我都不能让你出去的,然后上次你不是问我《猎场》拍片的情况么,给你搞来发你手机了,这几天刚好胡歌他们会去杭州……”

“苗姐能不能在这儿把我放下来啊…”“……你怎么总是这么不听人话。好吧你去逛逛去,别误了晚上饭局就好。”苗姐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王凯几乎是小跑着去了那个宠物店,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明摆着这是要见面。

次日凌晨,王凯一个人出现在了虹桥机场,避开了媒体避开了粉丝,一身休闲装,只是简简单单带了个口罩,和周围认出了他的人打了个招呼,便直奔T2航站楼。那天走在他身后拍了很多照片的迷妹在激动之余也挺奇怪的,“你说一个大明星,大半夜的什么人也不带就跑机场来了,是怎么了啊?”第二天上班,她看着自己被顶上首页的微博,有点不可置信地问。“肯定是去见什么人咯还用说。”同事白了她一眼。“欸会不会是去见女朋友啊~”格子间里新的一天被八卦之魂点燃了。

而处在话题中心的王凯,此时已经在上海某个小型会客厅里安定的等着接受采访。西装革履,神采奕奕,王凯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大半夜跑出去、坐飞机来回折腾的风尘仆仆的模样。拍摄快要结束的时候,王凯背了一小段朱生豪的情书。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不知道为什么,念到这段的时候,王凯突然想起胡歌说他褶子精的事情,一下子满眼都是笑。

所以当天下午他看见自己和胡歌的两段告白视频被放在一起的时候,王凯除了有些哭笑不得之外,感到了意料之外的莫名喜悦。

一种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感觉慢慢地泛了上来。

这是什么感觉他并不想深究,因为他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答案。

“他应该会很开心吧。”

低下头抿嘴笑了笑,没头没脑的喃喃了一句,王凯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两个硕大的汉字——“胡歌”。刚接起电话,王凯就听见那边声音嘈杂,混着胡歌隐隐约约的笑声。“凯哥我跟你说,你猜我现在在哪儿~”

“嗯?周围这么吵。你不是在上海拍戏么?”

“我昨天刚从上海走呢,现在在杭州。你看我在上海好几天你都不来约我玩啊真伤心,搞得我一个人多孤单。”

一边通着话,一边把玩着铅笔,胡歌看着影棚的搭建,有点百无聊赖。原以为对方又会调侃“你这种人会孤单?”,在长的有些不寻常的沉默之后,却听见王凯低声笑了一下,刚想出声反驳,电波另一侧的微微沙哑的低沉声线便毫无防备地闯了进来——

“嗯,都怪我。”

“你、你你在乱说什么啊是肯定都怪你啊!…”听见那句话的瞬间胡歌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不太对,脸上泛起了诡异的潮红,就连说话都开始有点不利索。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双商,胡歌劈头盖脸就骂王凯,“这肯定怪你啊你看我在上海呆了……”“呆了5天。”“哦对5天。然后……诶你记得比我还清楚!”“是是,所以你也别怪我没去找你。上次在……”

二人聊了半晌,挂了电话过了好久胡歌才慢慢平静下来,他一点也不想承认,在听到那句“嗯,都怪我”的时候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记得当时风从发布会王凯就跟自己约着要在杭州见面,后来还约着要过圣诞,风从那一段还被拍下来了,自己看到的时候都不敢相信,那样撒娇的人居然是他。

心里乱七八糟的,胡歌回到剧组的宾馆,刚想进门,便看见了门口端端正正摆着一个箱子,上面干干净净的,除了“胡歌收”三个字之外,什么标记都没有。他好奇地蹲下,小心翼翼的拆了箱子。

——“喵。”

里面放着一只小奶猫,睁开眼睛,別着嘴,对着他小声地唤了一声。

很是惊喜地把小猫从箱子里抱了出来,温柔的搂在怀里,胡歌这才看见箱子底部有一张便签纸,拿出来一看,只是清爽的三个字。

——你的猫。

这个字迹,这两个月以来他在他的剧本上、他的书上都见到过无数次。

前一天的晚上,王凯抱着盒子和猫,站在这间客房门口。他蹲下来,把盒子轻轻地放在门口,从随身携带的本子上扯了张纸下来,先是写了“这是给你的圣诞礼物-王凯”,觉得语气很生疏,于是撕了又来一张;再写“圣诞礼物~KKW”,又觉得太亲密了,揉成团扔掉再来……写了好几张都不满意,最后实在没办法叹了口气,索性只写了“你的猫”三个字。把纸条小心地放在盒子底部,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拍了拍小猫的头,“他会好好照顾你的。”身形颀长的男人轻轻碰了碰小猫的头,戴上口罩便离开了。

“喂喂,这就是说好的圣诞礼物吗?好小的猫啊不过我还挺喜欢的~”手机上给王凯敲过去一条消息,胡歌抱着猫躺在床上,盯着小猫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突然有一种面前这双眼睛是王凯的错觉。一个翻身从床上爬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不知道为何莫名的紧张,拿起手机“咔擦咔擦”以及敲了几下键盘之后,便按了发送键。

发完之后胡歌跳起来冲到洗手间,往自己脸上“啪啪”地泼冷水,一边在心里骂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那是一条朋友圈。

内容也很简单。

一张照片——胡歌和胡歌和一只小猫。

三个字——你的猫。

又有谁知道胡歌是不是漏了打“我和”两个字呢?

——END

评论(8)
热度(63)

© 汤川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