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猿】晨昏相守(HE/短完)

#表示被二期第八集虐的话都说不出来(大哭

#我就是要糖糖糖糖糖QAQ就算是多年前的糖也要拿出来发QAQ

#宗像挂件DRAMA衍生小短文

 

  啧,头有点晕。

  啧啧,怎么搞的。

  ……

 

  “伏见桑?伏见桑?……”

  “啧烦死了。”睁开眼睛,仍旧有些晕乎乎的伏见看见道明寺用一种非常担心的眼神看着自己。还没等自己开口问就听见小天使吧啦吧啦地开始说。

  “伏见先生今天上午状态很不好啊,黑眼圈这么重还喝了那么多咖啡啊,要注意休息晚上多睡啊伏——”话音未落道明寺便被秋山一把捂住了嘴拖回座位上,末了秋山还不忘给伏见一个“您就饶了他吧他蠢他智商没上线”的歉意眼神。

 

  啧我当然知道,道明寺的智商就从来没有上过线。

  伏见阴沉着脸,腹诽。

 

  不过伏见现在的状况也不比常年智商拉低全组的小天使好多少。细长眼眸下是淡青色的阴影,原本就比常人偏白的皮肤现在看起来苍白的近乎透明,薄薄的嘴唇隐约才能看到几丝血色。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伏见有些摇摇晃晃。他定了定,往室长办公室的方向走去。正在一边假装工作一边偷偷观察NO.3的青组众人更是发现,他们的队长今天,发型有些乱,似乎并没有很好地打理的刘海无精打采的垂在额前。

  众人面面相觑。

 

  “我没有记错的话,伏见先生昨天是在屯所里值了一个通宵的班吧。”打了一整行代码的秋山认真的眼神。

  “说起来似乎是呢。”正在修电脑的榎本若有所思。

  “但其实伏见桑值夜班也很多次了呀怎么会这么累呢~看起来好令人担心啊(′⌒`)QAQ”就算是眼神交流也会带上颜文字的道明寺很忧桑地在桌上打滚。

  “昨天室长也在的样子啊我回宿舍的时候看到他和伏见桑了呢。”布施默默抛来一个说不上是什么的眼神。

 

  ……

  “你们发什么呆!都给我认真工作!道明寺出去跑十圈!”随着淡岛中气十足的特有声线一声令下,道明寺在众人的目光洗礼下幽怨地出去跑圈了。

  淡岛扫视了一圈看上去认认真真的同僚们,表情严肃地往室长办公室走去,哒哒哒。

 

  “诶秋山君是要干嘛。”加茂看见秋山从座位上站起来,用明显有些急促的脚步往外走去。

  “……啊我去洗手间。”

  额,走反方向了吧,那往外就是道场和操场,哪里是洗手间啊。加茂摇了摇头继续看着眼前的文件头大着。

 

  然而伏见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那么多事,他现在坐在室长室的和式侧室里,看着眼前堆放的如小山一般的红豆泥,只觉得自己的头疼有加重的迹象。

  “这次是我自己做的消暑红豆泥。为了表达对室长您大义无霾的尊敬之情,我特地给您准备了加大份。”淡岛说完话之后恭敬的向室长鞠了一躬,“我先出去处理事情了。”

  “非常感谢淡岛君的好意,那接下来的事务就麻烦你了。”看着眼前的比得力下属还要夸张的红豆山,宗像的脸上并未呈现出什么异样。他认真目送着淡岛走出办公室,咔哒一声,门落锁。

 

  “……啧。”那种烦躁感又出来了,怎么回事。

  “哦呀,伏见君是有什么不满么?”宗像从办公桌后不紧不慢地走过来,优雅地坐在榻榻米上,悠闲地拿起瓷茶壶泡茶。他将一个斟了半满的小碗转了一圈,推至伏见眼前,看着他,问。

  “并没有室长。”快速而机械地回答。

 

  “伏见君看上去脸色并不是很好呢。”宗像看着面前青年略显苍白的脸色。

  “啧,并没有室长,这一定是您的错觉。”不耐烦地,伏见想把这个话题一笔带过。

  “恕我直言伏见君,是不是昨天晚上做了噩梦呢。”宗像想到今早和伏见关于挂件的对话,眼底划过几不可察的微弱笑意。

 

  “……我并不会被那种莫名其妙的梦吓到室长您真的想多了我只是觉得挂件这种东西并不适合出现在Scepter 4。”伏见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昨天晚上工作太晚睡过去,结果做梦的时候被一个宗像的挂件吓得紧急拔刀,第二天一早还被室长意味深长的,慰问了。不那一定不是慰问,那种笑容,根本就是调戏吧。

 

  啧。

 

  “那么,伏见君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为什么在梦中喊出了紧急拔刀呢?”看着自己制服挺拓的上司喝完茶后正襟危坐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细框眼镜下的紫色眼眸清澈专注,伏见只觉得自己愈发焦躁。

  大口喝下一口茶,伏见微微偏过头,只对宗像的提问回复了一句语意模糊的“我怎么知道这种东西早就忘记了吧。”

 

  “哦呀伏见君好像不是很愿意说呢。”宗像笑着,嘴角微微牵起,将自己面前的红豆山往对面推了推,“那么伏见君就请帮我解决掉淡岛君给我的下午茶吧,也算是我给伏见君的一些安慰了。”

  “室长你好烦其实根本就没什么事就是我梦到了奇怪的画着您的挂件而已请室长务必不要在意这件事情。”

 

  “啊伏见君果然是很在意那个鲱鱼挂件,还有我的么?”宗像的恶作剧心理明显得到了满足,他站起来,打开办公室的柜子,拿出两个盒子,放在了伏见面前。“那么喝完茶了的话,伏见君你现在可以站起来了哟,过来看看这些东西好了。”

  伏见心不甘情不愿地站起来顺便腹诽自己上司的腹黑又鬼畜,结果却因为跪的太久腿没有力气一下子摔了下去。

 

本以为膝盖会重重磕上榻榻米的伏见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却并没有像想象中一样狠狠落下,反而却在后腰感到了手的温度,有力而坚定地稳住了他。刚想有所别扭的感谢的伏见却发现那双手的位置,好像不太对。

  ——只要抓住人就可以了吧为什么室长你要抱着我啊!

 

  临近晌午时分,大厅里的队员都各自散去前往用餐,偌大的场地显得空空荡荡,走廊尽头的室长室里确实一幅截然不同的安定场景——

 

  身着笔挺制服的男人轻而有力地搂住了身前同样穿着制服的青年,脸上是安然而浅淡的笑容。男人扣在对方深色制服上的手指骨修长,他的头微微侧着,正好是呵出气息能吹到怀中青年的距离。青年的脸上架着的黑框眼镜并没有能掩饰住他的脸颊微红,耳畔能感受到来自后方的温热吐息,青年的气息莫名紊乱起来。他试图扒拉开抱在自己腰间的双手,没想双手被对方一把反握住,什么都没有做的,安静而纯粹地握着。

 

  “伏见君是被吓到了么,并不用怕哦我可是一直在这里的。”温柔而令人安心的嗓音。

  “……啧室长你好烦。”低声的别扭和不爽。和前面同样的抱怨,却不同的语气。

 

  “就算是在晚上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告诉我的哟。”宗像并没有放开手的打算。他低下头,似是安慰着看上去是被噩梦吓得不轻的伏见——

  “因为伏见君可是我中意的人呐。”

 

  秋日的晴朗高空,阳光洒了满地,从窗口漫进来,带出一室光亮。楼下操场上能能隐约看见两个人影正在跑着,也是相伴的模样。风从窗口吹进来,卷起帘子轻快的摇晃,树叶间的罅隙漏下碎光,不计数的光斑伴随着一望无垠的青蓝色天空铺满了视野。

 

  不论晨昏,我都一直会在这里,不会改变,也不会离开。

 

——END.

 

#室长死死握紧手嘴上说着随他去不能再虐好不好官方我跟你拼了(大哭

#伏见走在路上脑内全是室长那句“叛徒”伏见对室长的牵绊有多深官方你要怎样(大哭

#感谢阅读QAQ

 

评论(3)
热度(55)

© 汤川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