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猿】HE is his happy ending

 

BGM:passage、——宫野真守

 

HE is his happy ending

他是他的好结局

 

  ——飞蛾在看到跃动的温暖火焰时会不由自主地朝前扑去,粉身碎骨也无所谓。但终有一天,它会看见,那炙热的温度实在不适合生性冰冷又寂寞的它,在广袤的群青色天空中安然度过,才是独属于它的好结局。

 

  指骨细长的左手无意识地敲击着方向盘,略显苍白的皮肤包裹着修长指尖,黑框眼镜下双眸微微敛起,隐隐能看到淡青色的疲惫阴影。

 

  又被红灯堵了。有些烦躁,年轻男人习惯性地伸出右手去挠左肩胛骨下的痕迹,却在触碰到冰冷肌肤的时候微微凝滞。

 

  ——啊,那个标志已经消失了呢。

 

  伏见猿比古看着眼前90秒的红灯,百无聊赖地啧啧了两声。手从方向盘上放下,撑着头,懒懒的斜靠在车门上,思绪开始到处飘荡。

 

  原本就是阴阴的天气,窗外淅淅沥沥开始下起小雨,水滴落在车窗上,是清晰又温柔的声响。合上双眼,回忆似潮水般慢慢涌来,90秒,足够他想起太多的过去。

  他已然记不清过去自己的执念,只能依稀想起那些两人同行的时光。橙发少年像一簇火苗,肆意的点燃了他原本冷寂的生活,带着他的人生轨迹一百八十度偏转。热情洋溢的笑容和炸毛却可爱的性格,曾经让他以为这就是全世界,以至于会觉得如果是这样两个人的话,世界毁灭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只是他忘记了,少年的笑容并不独属于他一个人。

  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看到,嘴角勾起的是讽刺的苦涩表情。

 

  那个叫做八田美咲的少年,那个被叫做misaki时会红着脸炸毛跳脚的,作为他曾经生命中太阳的存在的家伙,终于是一去不复返了。一起加入吠舞罗,那长在同一个地方的标记是最后的默契。能在任何地方听见八田鸦的声音,高兴的,热情的,崇拜的,义气的,单单独属于他的那句“saru”却越来越少,终于是消失在了岁月的背后。

 

  抱着背叛的病态心理加入对立面的S4,可算是在对面怒气冲天的八田眼中看到了完整的自己的单人影像。烧毁印记,能力却没有被收回。或许是那个懒懒散散的赤王实则什么都知道吧。

  远离了那个酒吧,以为生活会就此沉寂下去。在秩序井然毫无人情味的Scepter4中沉默地活下去……

 

 “滴滴”,被后面车的汽笛声拉回心思,微微揉了揉眉心,伏见踩下油门,往前驶去。

 

  谁说青组是没有人情味的地方这地方的人情味实在有点浓——浓的我有点不爽啊。看着终端上来自道明寺的10条短信和5条秋山的,伏见只觉得额角抽了一下——

 

——这些家伙,不好好工作老是来找我干嘛,还是一些“伏见先生您前方50米有一处电子警察”或者是“伏见先生如果没睡好请请假回来好好休息哦”之类的东西。

——是深怕我不知道S4的车上安了定位跟踪系统么还是要跟我嘚瑟一下摄像头的新功能?

 

  决定好了回去之后让秋道二人负责宿舍一个星期的内务之后,伏见啧了一声。

  这些麻烦的东西,真的都要拜那位室长所赐。

 

  他还真的是有个非常非常麻烦的王啊。

 

  眼前浮现出的影像是那位一丝不苟严肃又禁欲的,被人称为室长的,上司。这位青之王,就和他的颜色一样,冷静理性,代表了秩序和规则。

 

——谁说的我没从见过这么,恶趣味的上司好么石板是怎么选人的。

 

  雨稍稍有些大了起来,伏见开启了雨刷器,减下车速,在都市中缓慢穿行。想到自己的上司的时候,情报科科长伏见猿比古的额角明显地跳了一下,简直就是一脸不情愿的表情来进行回忆。可是他当然看不到,模糊的车窗上倒映出他的表情,消去了之前的烦躁和戾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点点从深处泛起的放松又无奈的笑意。

 

  宗像礼司。

 

  不要说什么严肃冷静理性之类的话了,在伏见看来,这个世人口中大义无霾的伟大的青王,简直就是一个色彩斑斓的存在。且不说他训练出的具有奇特味觉的副手和一群犯蠢无敌的下属,单看他都会觉得一丝冷汗冒上来。

 

——“伏见先生开车请不要开小差哦。”

 

  几公里之外的S4总部,日高五岛秋山道明寺齐齐挤在屏幕前,桌上的任务早就没人去管,反正“伏见先生即使一脸不愿意也会认真完成任务”嘛。这可是室长说的。“欸欸”,看见屏幕上的伏见先生突然抖了抖眼角,一脸快要炸毛的表情,道明寺机智而果断的,在秋山劝阻五岛喊停和日高冷汗下来之前,给自己的直接上司发去了这样一条慰问信息。道明寺小天使正为自己的善解人意关怀备至而沾沾自喜时,完全没有看到周围群众们凉薄的眼神。

 

——道明寺安迪你真的有智商么。没发现伏见先生在看见终端跳动的时候,脸都黑掉了么。

 

  两个星期内务。秋山不用了。就道明寺一个人好了。回去跟副长汇报一下。

  伏见悠悠的放下了终端机,他当然没有听到几公里之外的S4总部里发出的惊天动地的喷嚏声。

 

  是了,室长。喜欢茶艺和剑道,时不时就举办一下联谊会,给各位下属宣讲健康知识,。简直就是,非常的啰嗦,而此时桌上的食品永远就是五个字——“红豆泥相关”。习惯性动作是双手交叠,支着头,悠悠的“哦?”一句;眼镜下面永远都是程度不同的腹黑笑容;最喜欢看的是下属悲催纠结表情的恶趣味,以及做什么决定都让人无法反对的能力,虽然最后总是落到伏见身上来收拾烂摊子,自己留下一句“我很中意伏见君哦”就飘然离去。

 

  虽然不得不承认他的王所作出的决定都是非常正确的,但是这种没有理由的命令下来还是让人觉得非常的任性和无奈。

 

  他现在就要去医院看他那位为了阻止赤王力量暴走的,在战斗中受了重伤的,无比任性的上司。

 

  踩下刹车,锁好车门。伏见撑开一把群青色的长柄雨伞,迈着略快的小步子往冷冷清清的医院里走去。

 

  从红灯到停车,至少20分钟的时间。伏见猿比古没有想到八田美咲。他一直在担心,自己的室长。

 

  “1107”,略略抖了抖雨伞上的水滴,伏见在看见室长病房号码的时候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何必要这么巧,那个话唠的家伙又要说一顿了。

 

  “室长我是伏见”,懒散清冷的语气和在S4里一样,这种麻烦的礼节也是宗像执意定下的,说是什么要体现青组的秩序井然啊云云。小小地啧了一声,伏见在听见熟悉的“请进”时竟下意识松了口气。

 

——我紧张什么?!

 

  久违的烦躁感啊。

 

  连啧了三声,面色颇为不善的伏见推门进了自家室长的病房。眼前的景象让他颇为无奈——一共两张病床的房间,一张床上居然被文件堆满了,而眼前的坐在病床上的宗像礼司正非常认真地拼着一副牛奶拼图。

 

——剑机队和特务队的家伙都是猪么还是全都趁着这个机会请年假了全给室长干什么!

 

  请千万不要误会伏见君是在为自家室长打抱不平,因为伏见君的后半段脑内吐槽是——

 

——你们什么时候见过室长认真工作了到最后都是我干的好么你们这些蠢货!

 

  宗像礼司看着自己的下属一脸纠结,早就猜到了他在想着自己日后的辛酸生活,眼睛里是一闪而过的极淡笑意。下一秒便用惯常的语气说到,

  “哦呀居然是伏见君呢,看来伏见君对我还是十分看重的么。”

  “……室长你想多了。”

  “呀咧呀咧请伏见君务必承认这一点哦。”那种人畜无害的笑容是什么室长你告诉我啊是不是意味着我不承认就扣我工资啊。

 

  “……啧。”显然是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做太多无畏的挣扎,伏见把手中精致的餐盒和一个硕大的袋子放在床头柜上,面无表情地介绍到——

  “室长您的大义无霾深深激励了我,请您务必早日康复,继续带领Scepter4前行。来自淡岛副长。喏餐盒里是副长的红豆沙套餐。”

  “啊室长大人请一定要快些好起来,青组很需要您啊。来自道明寺安迪。礼物在袋子里。”

  “室长是在我们心中类似宇宙的存在,早日康复!来自秋山氷社。礼物在袋子里。”

  “祝室长早日康复×4,。来自日高榎本弁财布施。礼物在袋子里。”

 

  看着伏见一脸有气无力地用无比棒读的语气念着众人的留言,宗像觉得十分有趣。

 

  “没了我念完了。”看着对面的人久久没有说话,伏见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哦呀,没有听到伏见君的名字呢。”

 

  我就说。

 

  一脸不耐烦的看过去,想说些什么却被眼前的景色晃了神。名为宗像礼司的男人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墨蓝色的头发半是认真半是随意的垂了下来,冷丽的五官高挺的鼻梁,隐隐透露出独属于欧洲的贵族气质,领口并没有完全扣上,隐隐能看见线条分明的锁骨。细框眼镜厚的紫色眸子是认真的神情,就像广袤的温暖的天空,伏见觉得自己就快要掉进去了。

 

  有些慌乱,伏见撤回视线,满满的烦躁感无处发泄。总不能傻站着那样绝对又会室长吐槽,他难得混乱的大脑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于是继续面无表情地挪到另外一张床上去,轻车熟路地开始批阅文件。

 

  宗像礼司看着眼前的小下属略带机械的动作和耳垂上不甚明显的转瞬即逝的红晕,毫不介意的牵起了嘴角。

 

  时间就这样,在一方拼图一方工作中慢慢流逝,窗外的雨渐渐停了下来,轻云散去,阳光漫天地倾洒了下来。“还有一份。”伏见无意识的轻声算到,旁边的人似乎是完成了一幅拼图,转过头来,认真的问了一句,

  “伏见君不在乎么?”

  翻动纸张的手略略停滞,继而继续,看不出任何生涩。

  “啊室长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下属私生活了呢。”漫不经心的语气,企图蒙混过关。

  “请认真回答这个问题伏见君。”不依不挠。

  “……啧。赤组的事我记不清了。”伏见硬生生的憋出一句。过了半晌,又莫名别扭地接了一句,“我的王是您,室长。”

 

  宗像礼司难得怔忪,眼前的少年还是和4年前一样,不喜欢把领口扣上,依旧是一副懒散冷淡没有热情的表情,唯一的语气词就是啧啧啧,还是一个人住的单人宿舍,黑框眼镜和咖啡也从来没有变过。那是什么变了呢。

 

  很认真的笑出了声,原本低下头去的伏见有些恼怒地抬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眼睛里只装得下宗像的满含笑意的双眸。

 

  “我很中意你哟,伏见君。”那么认真的语气,那么温暖的神色,恍惚觉得,如果就这样一直下去,会是很好的一件事情。

 

  微微低下头,伏见有些底气不足,“……知道了室长。”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赤组的事了,那场战争后消亡的标记好像也带走了一些什么。或许在那个逗比犯蠢的分室里,和这个永远也弄不清楚在想什么的恶趣味的青王就这么下去,好像也不赖。

 

  商场的售货员小姐正在认真地登记着账目,突然听见一个清冷的而略带犹豫的声音。

 

“啧……请问这个在哪里付账?”

 

  眼前的年轻男人清俊帅气,可是黑框眼镜后面满满的不耐烦。手里拿着的深蓝色拼图是给谁的礼物吧。被对方略带疏离的语气所阻,售货员愣了一会儿才告诉他去前台结账,顺便给了对方一个礼品盒,出乎意料的得到了对方一个谢谢。哒哒哒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兀自因为看见帅哥而心潮澎湃售货员小姐觉得对方肯定是个冷淡的家伙,只是她又怎么能看到,那年轻男人不耐烦的眼眸后面,隐藏的温暖感情呢。

 

  窗外的阳光,愈发温暖起来。在那之后的,是万里无垠的广袤青空。

 

——END

 

#依旧是14年底(想当年高三写完作业就写文w)在贴吧发过的旧文(当时愉悦的 沉掉了(哭

#感谢阅读ww

 

评论(4)
热度(49)

© 汤川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