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猿】Hey伏见桑,生日快乐~(全员欢脱)



#是给伏见君的迟到生贺然而晚了多久(扶额跪)

#站定甜文ww

#以及其实是自家漫社的关键词限定作业w


“啊啊啊天啊我居然这一天睡过头了——!”抓耳挠腮。

“道明寺你又不是第一次噫~”一脸揶揄。

“安迪不要担心,应该还来得及。”安定认真。

“好啦大家都快走吧带好道具啊不然副长要端着红豆沙杀过来了!”忧郁惊恐。

“啊啊——!”东京法务局第四分室的宿舍里传来一阵哀嚎,伴随着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冲入云霄,引来飞鸟们一片喧嚣。


“八田哥……”小心试探。

“亚达酱?”纯粹询问。

“小八田啊~”满是调侃。

“喂我说你们够了没有啊!我又没说不去草薙先生!”满心无力。

“安啦安啦拿好礼物大家准备出发吧king也要开始了哦~”安然愉快。

“哼……”一声低哼,淹没在Homra众人的欢呼和橙发少年不情愿的嘟囔中,镇目町街边落叶纷扬飘落。


“喵呜~Shiro~出发!”欢呼雀跃。

“哼。礼品还应该再准备充分一点才是。毕竟三王齐聚。”认真严肃。

“呐就算是三王齐聚也是难得欢乐的宴会,不用太紧张啦,要不然我们怎么会准备吃的当礼物呢。kuroh,走吧~”轻松洋溢。

“woa~”女声的欢呼夹杂着男声的正直抱怨,闹腾起学园岛的清静晨光。


群青色的天幕之下,墨蓝发色的男人端坐在和室里,看着眼前的屏幕,那边穿着制服正装却一脸不耐烦的青年一边答应着“是的室长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来麻烦您等等”,一边干脆利落地掐了终端的视频通话。

“真是越来越期待了啊,伏见君你的成人礼。”望着广袤青空尾尾白云,紫罗兰色瞳孔深处泛起了少有的温暖和期许。


——是的。这是Scepter 4三把手伏见猿比古的成人礼,但在严肃刻板的青王的组织下,不知为何就变成了超能力三组的见面加狂欢派对。这一切在寿星大人眼中看起来都是“啧啧啧好幼稚啊好烦啊室长你都在想些什么啊”,然而所有人都开始期待着这一切。

——学园组的准备了猫手作的“猴子系列”蛋糕,其中还有不少来自于白银之王的创意加成,以及小黑的心灵手巧的制作。

——青组的给全员除了室长和副长都准备了一套兔子服。虽然他们偷偷给二位大人买了两套藏在伏见先生那个礼物袋子里。

——赤组的准备让小八田唱歌。当然小八田是不愿意的但是有草薙先生起哄什么事成不了呢。

当然这一切,伏见自然是被蒙在鼓里的——谁让青王殿下特意叮嘱,不要走漏了风声呢。从屯所出发,被自家上司逼着穿着正装打着领带而哈欠连天百无聊赖的伏见又怎么会想得到,没过一会儿,他将会见识到他出生以来最大阵仗的一次生日派对。


所以,当伏见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空旷的法务局门口,看到大门上夸张地悬挂着“ふしみき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的烫金横幅时,他面无表情的扶了扶歪掉的眼镜。

“哗……”条幅在满目的秋风里喧嚣地飞,伏见在巨大的院子里沉默的看,青组三把手的内心是忧郁的愁。


“请伏见先……”“!紧急……?!”听到后方传来声响,伏见下意识地握上刀柄,回头看却发现是扫除机器人——正在给自己带路。这是哪个混蛋设置的带路方式是有多蠢绝对是道明寺好么这到底是让我跟着还是不跟着啊。“请伏见先生跟着我们前往指定场地。”满心都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开启吐槽技能MAX神级模式的伏见猿比古在一堆戴着喧嚣玫瑰花的扫除机器人的簇拥下,貌似沉着实则崩溃地往前去。

当然如果他知道,在高高的行政楼11层的玻璃幕墙旁,道明寺已经抱着秋山笑的直不起腰,十束先生已经在青组的电脑里准备开始视频剪辑,猫正在捏着“花团锦簇版眼镜猴子绝版礼盒蛋糕”的话,他会希望自己一辈子都不要在过生日了。

“谢。谢。你。们。”棒读着和机器人道了谢,伏见极其虚弱地携带着一大片头顶吐槽弹幕往楼上走。


一楼。什么玩意儿这个巨大的兔子是什么鬼还写了我名字是哪个蠢货!

二楼。啧一看就是秋山。

三楼。……啧美咲也来了啊。歪歪扭扭的字。

四楼。!啧!日高五岛我知道是你们两个你们以为你们的编程方法很天衣无缝么!

五楼。十束先生请不要把我的照片贴满整面墙好么我不想看。

六楼。……伊佐那社,真是,有童心。

七楼。啧!我总有一天要宰了那条猫。

八楼。安娜……。

九楼。……副长其实全世界只有您会想到拿红豆泥在墙上刷一幅图我没有吐槽的意思但是真的,很鬼畜您知道么。还有草薙先生你的马丁尼还好么这种奇诡的颜色我喝不下去。

十楼。

十楼的接待室里,桌子上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张蓝色的烫金请柬。

“吾等Scepter 4诚挚地邀请您前来参加伏见猿比古先生的成人礼派对。法务局分室室长 宗像礼司。”难得一见的钢笔字,清俊有力。


……啧。


右手手指夹起纸片,似乎是焦躁,下意识想扯开领带,却在碰到的时候顿了顿,不经意地啧了一声,修长的手指理了理,抬起步子往11楼走去。


“WOW~~~~~~~~~~~~~~~”

刚一进门就被铺天盖地的礼花和喧嚣满天的欢呼声淹没,伏见好容易才扒拉干净脸上的彩带,这才看清眼前的一群人——手上扛着礼花筒正对着小黑噼里啪啦的猫,满场乱跑的道明寺和追着道明寺怕他出乱子的秋山,穿着礼服聊着正开心的两位二把手,以及无处不在的斗殴赤青组组员。

——一片闹腾中,满头满身彩带拎着每层楼的礼物袋无比狼狈的伏见猿比古,一个人孤单寂寞冷地杵在门口,恍惚中看见有一片落叶裹着秋风穿堂过,瞬间感觉人生艰难何必拆穿。

“……”视线所不能及的地方,青王端坐着,手上拿着节目单,似乎是捕捉到了门口传来的微弱的残念气息,抬眼望去看到自己中意的三把手以难得的潇洒造型一脸生无可恋站在门口,眼底碎了几分笑意。

拿起手边的礼物袋,一向一脸冷静的宗像礼难得的有了几分真实笑容,稍微整了整挺拓的西装,他向宴会厅的中间走去。


“啪啪……”两声不紧不慢的掌声打断了疯的没形的一堆人,成功拉回众人注意力的室长清了清嗓子,对着话筒说道:

“今天是Scepter 4特务分队队长伏见猿比古先生的成人礼20岁生日庆祝活动,也是他的成人礼。我谨代表吾等Scepter 4成员对大家的出席表示感谢。那么现在,我宣布,伏见猿比古成人礼庆祝派对,正式开始!”

“猴子人呢!”被猫糊了一脸蛋糕和胖次的八田好容易才说出一句话。然而这句话也是所有人的疑问——主角呢?

“我说美咲,你怎么还是这个蠢样子。”感觉到自己内心的伏见·阴阳怪气·死痴汉·美咲是我的·猿比古又要上线的冲动,伏见同学冷静了一下,成功的摁捺住了嗓子眼里那句“MISAKI”。

造型各异的人们视线都朝大门口聚集而来,在看见伏见惊世骇俗的造型之后,全场诡异地沉默了三秒,终究是在没绷住瞬间笑抽的八田和道明寺的抽搐中,崩了场子。


“啊啊啊伏见桑今天过生日你不能打我哈哈哈!”抄起兔子服就朝伏见飞奔而去的道明寺在伏见眼里俨然就是一坨奔跑而来的噩梦。“伏见先生请您谅解,但是为了您开心的过生日我们只能这么做。”试图反手抽出佩剑将道明寺·癫狂·智商下限·安迪一击必杀的伏见却只摸到了空的剑鞘,回头一看发现是秋山一边说着一边以沉痛的表情拿走了他的佩剑。“不要以为刘海挡到了我就看不到你那只眼睛都笑的眯起来了好么!”被特务组小分队队员群起而攻之的懵逼BOY伏见脸上和心里都是一个大写的“WTF”。

“报告室长!我们准备完毕!”好容易才把兔子耳朵固定在伏见头上的道明寺气喘吁吁地冲到室长面前报告,只听顶头BOSS难得的无奈语气,“道明寺君,你觉得这个情况下还需要我来说下一步应该做什么么?”回头看过去,发现被兔子服裹成一团头晕目眩的上司正被推上主席台,愚钝如道明寺,也能够隐约察觉到空气中的怨念——如果这个时候能够开弹幕的话,伏见的头上应该是“bong!”的一声一整片乱码轰轰烈烈糊所有人一脸。


“停——!接下来是吾辈来主持嗷!”猫手上抓着两爪子奶油,满嘴蛋糕含糊不清地对着话筒。“祝——哼!伏见猿比古先生20岁生日快乐喵~!吾辈不要念稿子呜……小白和吾辈做的蛋糕~!”

“……!住手!”伏见看见蛋糕,出了一口气以为可以安安心心地开始嘴炮吐槽了,然而下一秒猫一爪子朝他的刘海上拍过去的时候,听见大脑CPU卡机的咔咔声的同时伏见感觉自己实在太天真。

“喂好歹听我讲完再、再打啊!”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才敢和猫对上视线的八田一把拿过话筒。忽略掉明显的结巴和脸红,小八田还是很帅的。——来自草薙出云的内心。伴随着青组全员那句“全员,发射!”同时开启满天彩蛋礼花的嘈杂和一片尖叫,八田几乎是用吼的才能勉强把自己的声音传递出去。

“猴子!你成年了我还没有!看你在蓝衣服这里过得不错,过去的本大爷就不跟你计较。”清了清嗓子,从来只会玩滑板的冲锋组小组长八田美咲同学,突然,拿起话筒,唱了一句“幾千もの交差する道で”。“十束先生的Circle of friends,我就这么唱了啊给你当礼物,草薙先生下次不要让我做这种事了啊!”啧搞什么知不知道很难听啊。被埋在了一堆蛋糕里的伏见能隐约听见小天使的五音不全,一边试图板着脸皱着眉吐槽,一边却没憋住一脸笑。


“兔子服穿上了,小八田也唱完歌了,那么世理酱,接下来就应该交给那位先生了吧。”喝了一口特调的红豆马丁尼,微不可查地抽搐了一下嘴角,Homra酒吧的老板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酒杯推远了一些。“嗯说得对。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要把蛋糕吃掉。毕竟也算是聚会。我相信室长会好好安排的。”淡岛世理依旧是一脸严肃的样子,一丝不苟地对着派对流程检查着什么。“哦还有,酒也要喝掉。”微笑着,Scepter 4的副长,优雅地把那杯酒,推了回来。“哈哈……哈当然。”草薙出云发誓自己在那杯马丁尼里看到了红豆泥散发出来的鬼畜邀请。

“呐Neko,走啦去吃大蛋糕。”眼角捕捉到了一抹正在往这边信步走来青色,小白笑了笑,拉起猫的手,和小黑对视一眼,便离开了此时已经没有几个人的前场,看方向应该是去了宴会厅,那里据说有各种各样的由淡岛女士监制的食物。当然没有人自愿去,但是想起宴会开始前青王似笑非笑的样子,所有人都觉得还是红豆泥比较好一点。


——啊啊蓝衣服怎么这么烦啊。嚼着红豆糕的八田一脸扭曲。

——世理酱这个忙我们都是,舍了命来帮你们你们那位啊。喝着马丁尼的出云风轻云淡。

——副长我们这样真的有用么。拿勺子往嘴里塞着红豆泥的道明寺满面忧郁。

——安迪,我觉得有室长的话,不会有问题的。秋山安安静静地解决着面前的蛋糕。


空荡荡的会客厅里,继续乱七八糟的伏见,第无数次体会到了孤独寂寞冷穿堂过的感觉。一边咂嘴一边不耐烦的拍掉身上彩带,不耐烦的却又轻轻地把礼物袋放在一边的桌子上,伏见掏出一直放在西装口袋里的请柬,盯着看了两眼,面无表情地把它扔在桌面上,转身就进了洗手间,恨铁不成钢地打理着自己已经乱的不行的头发——还不如室长的蓝斜飞。

“哦呀,伏见君觉得我的字写得不够好么?就这样扔在桌上我很伤心呢。”头发刚干,还服帖地垂在额前,伏见便看见自家上司——这次生日派对的始作俑者——宗像礼司,正好整以暇地坐在桌前,一边看着他写的请柬,修长的手指一边敲着桌面。“室长您误会了我没有嫌弃您的字不好看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我内心的感受所以把那玩意儿扔在了桌上请您不要介意。”顺溜无比的节能模式瞬间开启,伏见表示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想惹眼前这个笑得一脸无害的宇宙第一鬼畜上司。“哦呀帮伏见君策划了这么好一个派对伏见君却不领情么?”选择性无视了眼前人一脸笑意,伏见深吸一口气——


“我觉得这个派对一点也不好首先预算就出现了偏差预测来看花在烟花礼炮上的钱应该不少然而同时放却完全没有效果而且还是对着我放的其次蛋糕是用来吃的好么请不要让那条猫糊我一脸当然我也不是因为怕了白银之王以及请告诉我特务组小分队是不是全员今天都对我下了手我能明显感觉到道明寺冲过来的时候我的头部遭到了一发重击最后您真的不打算请几辆救护车么我觉得那些被副长的红豆餐款待的人可能会有需要我不要给这些蠢货处理事情以及我就勉强表达一下我对您的感谢吧谢谢室长这个生日派对我过得很开心但是以后不管多少岁请都不要搞了好么我觉得我会夭寿。”

——他完成了青组历史以来最长的一口气报告。


“……”沉默无言的,室长从桌子一头推过来一杯水和一个礼盒。“伏见君先喝口水缓一缓。”语气中明显带了笑。“这个,算作是我个人名义给伏见君的生日礼物。”说罢宗像把盒子往前推了推,喝完水的伏见喉结动了动,眼底带着点“卧槽”的疑惑,伸手拆着礼盒外系着的浅蓝色绸带。


“……”

“……”

“……室长。”

“是?”

“……谢谢但是我觉得我看着我也吃不下去。”


当包装精美的外壳被打开时,伏见以为这么具有仪式感的包装,不是什么定制版小刀就是什么特别版终端,总而言之应该是逼格很高的东西,然而当他怀着这种心情看进去的时候,他看到了——

章鱼香肠。

画着他Q版头像的章鱼香肠。

明显是掺了抹茶粉的估计是室长手作的章鱼香肠。


“看来伏见君并不是……”宗像早已料到了伏见变幻莫测的表情,叹了口气正准备说些什么,抬眼看却难得地怔忪了一秒——面前头发还乱糟糟的黑发青年,正很艰难地咀嚼吞咽着盒子里的奇怪食物,一脸的纠结不耐烦,嘟嘟囔囔着什么却听不分明。

“室长您下次真的要送我生日礼物就麻烦多放我几天假好么不要给我吃东西我觉得这玩意儿吃了我也要被迫放假了您到底加了些什么玩意儿啊。”感觉自己的味觉再也不会好了的伏见终于能在抹茶粉的刺激下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宗像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伏见突然有些小小的紧张,“我只是觉得您这次没有调理好而已没有吐槽您的手艺请您不要这个样子我会很愧疚的。”内心里骂着自己深井冰安慰他干嘛他需要安慰么的伏见,果不其然在下一秒看到了上司大人一脸满意的神情。


——我真的是深井冰。


“很高兴伏见君并没有嫌弃我的礼物。这次做的并不是很好,还望伏见君能够谅解。总之,祝伏见君成人礼快乐。”宗像双手微微托着下颌,瞳孔里酿着几分暖意。

“啊啊谢谢室长今天帮我准备的派对您很厉害但是下次一定一定不要给我办了不然我绝对会让您的生日也变成这个样子我走了室长再见。”毫不客气地一把捞过桌上的章鱼香肠,伏见推开凳子转身就走,没几步突然又折回来,一手把那张请柬摸过去,再走似乎就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了。

——伏见内心的自我厌弃程度已经达到了人生巅峰。


宗像看着自己的得意下属兼今日寿星匆忙离开,转身看见的是窗外秋高气爽风轻云淡,雨过之后难得的好天气,不由地笑着自言自语——

“伏见君,生日快乐。”


看来以后的天气,也依旧会是这么好吧。


——END.


评论(4)
热度(43)

© 汤川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