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廿月纪事-零

楔子

 

北境大胜,金陵城安。大梁近时经历了几场颠簸,终是安定下来。先帝下诏彻查赤焰逆案后数月内便驾鹤西去,留下遗诏,命皇七子靖王萧景琰承帝位。新帝登基,各项政策推行的雷厉风行,短短半年不到,本有衰退迹象的大梁,倒是呈现出几分生机勃勃,就和那位新上位的皇帝一般,颇有些英姿勃发的意气味道。

 

只是那妙音坊里少了个宫羽姑娘,红袖招的主事再未出现,成日往原来那苏宅送菜的也换了人。曾在金陵城中轰动一时,翻手为云覆手雨的苏先生,也再未推开过那宅院的大门。有人说他是赤焰军的少帅林殊,身中奇毒从而改头换面;也有人说天下第一帮的宗主又怎会是朝局中人。总之众说纷纭,然而这些终是在新帝为林家设下碑位时化为一片唏嘘。

 

那列列冰冷玉石上,赫然刻着“林氏卒殊骁骑少帅”八字。

 

苏哲在金陵城中这一年,的确将着京城朝局搅了个天翻地覆。其中忠奸好坏个中缘由,也不知道会换来后世多少评说猜测。只是林殊二字,注定要随那段昭雪的往事长眠于那宗庙之下了。然而那苏先生,也是在出征之后消失地无影无踪,一点痕迹也没留下,仿佛没在这世间出现过。

 

“簌簌。”巷内,苏宅。几瓣落梅从树梢飘落。一个身影敏捷地窜了过去,伸手接住了轻悠悠的花瓣。

 

“飞流,看来你还是最喜欢靖王府的梅花,又去折了是吧。”院中,一青年眉眼清俊,系着银灰色的髦披,正拿着一卷书简细细看着。话毕,他抬手端起面前的青瓷杯,轻轻抿了一口。“苏哥哥,好看!”被换做飞流的少年从屋檐旁探了个小脑袋出来,说完便扔下几枝红梅,飞身翻到不知哪户人家去了。

 

笑着摇了摇头,手轻轻揉搓着衣角,梅长苏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微微侧过头去,不徐不疾,朗声说道:“阁主驾到,有失远迎,苏某罪过罪过。”

 

“哼我倒没看出来,你这闲闲散散地坐在这里有何罪过的样子。”蔺晨从门口摇着扇子大步晃进来,嫌弃的拍了拍衣袖,“你这苏宅的门环也忒脏了些,江左盟的都忘了要打扫是么。”

 

“蔺阁主,盟里的兄弟可都打理的干干净净。怕不是您和飞流打闹的时候弄上的灰?哈哈哈……”正在帮着暖炉添火的黎纲正笑的高兴,就看见一旁的甄平对自己缓慢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还是蔺阁主英明,发现我们的打扫没能做好。”默默地站起身拜了一拜,黎纲刚准备撤就听见后面恼羞成怒的阁主喊着“你们这些小没良心的就知道护着你们宗主是吧”冲了过来,黎舵主自然是撒开丫子就冲到后院去找吉婶救命去了。

 

甄平一脸心酸地看着黎纲夺路而逃,似是能卷起一阵风。转身微弯了弯腰,问到,“此次回京,宗主动作甚小,怕是靖王殿下,不皇帝陛下还未能得知。宗主您看……?”

 

“先缓会儿,蔺晨跑的时候沙子糊了我眼。”梅长苏艰难地眨了眨眼,都泛出了好些泪光。“这番回京,景琰此时自然是不知道的。虽说北境一战过后,我倒是活了下来,火寒毒也解了去,但是终归是不敢放心。所以你也知道,过了数月,等到林家牌坊立起,我才和皇城那边蒙大统领去了信,让他知会景琰我还在这世上,不过是以梅长苏的身份,待在琅琊阁好生养着。也算是给他一个准备了。”

 

又抬手喝了口茶,微微眯了眯眼睛,梅长苏道,“这段时间过去,景琰刚登基时大堆的事情应该是完成了大半,他也应该是有些准备了。此时回京应当是最好的时机。而且景琰也怕是快要知道,这苏宅有人回来了吧。”

 

“宗主何出此言?我们这回来可没有人跟着,也没什么人通风报信啊。”甄平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自家宗主,很是不解。

 

“你还真当景琰知道了我在琅琊阁养伤,什么人都没派过来就随着我逍遥么?夏冬应当也已在回京的路上了,不出几日应该就会有密报入宫了,估计还携着我那封信。”

 

“还是宗主料事如神啊。”甄平恭敬地一拱手,默了默,又道,“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准备……?”

 

“我知道你们没把密道封死,不用想都知道是蔺晨的主意。”一个斜眼甩过去,梅长苏看着属下一脸“啊哈哈哈”的尴尬表情,轻轻哼了一声,“不过也好,方便了一些。你带几个人去密道,好好打扫一番吧。这么长时间,怕是也积了点灰了。”

 

甄平诺了一声便退了下去。梅长苏站起身来,一身素色长衫,衬得他淡然脱俗,眸中神色静若秋水。他走进里屋,从被飞流和蔺晨打的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中,翻出了一个红木盒子。稍吹一口气,用着绸布拂了拂薄薄的一层积灰,指尖轻叩,“啪”一声打开了那盒子。只见那里面是一枚铜铃,似是有些年月,隐约能看到几分锈迹,铃端还系着根红绳,应该是被小心解下来的。纤长的手指拈起铃铛,梅长苏若有所思。呆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他兀自笑了笑,难得地在眼里蕴了几分笑意,走到那书橱面前,轻轻推开。

 

饶是天下第一大帮帮主,见过无数风云变幻而面不改色的梅长苏,在听到暗道开启的熟悉“卡啦”一声时,也有了片刻的怔忪。那一年的风起云涌恍若昨日,竟是随着这门的开启悉数涌来。定了定心神,那指骨分明的手拿起铃铛,稳稳当当地系在了门边的挂绳上。

 

“我倒是要看看,你这水牛什么时候拉响了这铃。”不放心似的又紧了紧绳结,梅长苏心里如是想着。那个刹那,他一脸轻松表情,眸中神色飞扬,唇边勾起一抹笑,似是回到当年金陵灿烂少年时光。

 

这一日,那久未有人的来往的苏宅之中,开始有了些许闹腾的人间烟火气息。

 

而这烟火气息,似乎也随着年味的渐浓,散入了高高的宫墙之中。养居殿外,一身玄衣的帝王正站在栏杆之前,定定地看向苍穹尽头,手中无意识地把玩着什么。高湛站在一旁,敛着眉眼,似是当这场景如家常便饭。“陛下,外面风大,吹着凉了可就不好了。”轻声一句,似是点醒了面前的年轻帝王。

 

萧景琰收回视线,轻轻抚了抚栏杆,“方才不是说蔡卿在殿外有事要报么,前去见见。”“不是蔡卿,是夏卿。”皇帝迈出去的步子迟滞了几分,有些疑惑的看向一旁的高湛,“夏卿?我们何时派了……?!”

 

“怕是陛下年岁久远有些忘却。是被派去琅琊阁的那位夏卿,夏冬大人。”“她如何是回来了?”萧景琰满目惊讶,“不是说让她……”话音未落,只听后方传来干脆利落的女声,“臣夏冬,自琅琊阁归,特来拜见陛下。”

 

高湛轻轻看了一眼满面震惊的当今圣上,微微笑着,一个福便带着周遭人等退了下去。看来也只有那位能让圣上生出如此神情了,三朝为官的高公公广袖掩了嘴,笑意都有些忍不住了。

 

听着夏冬汇报的字字句句,萧景琰只觉得内心纷乱如麻。他如何敢不回金陵,就呆在那琅琊阁逍遥自在;蔺阁主医术虽好,但是那闹腾真不会闹着小殊养病么。种种担心搅得他心烦意乱,眼前的山河景色半分进不了他的眼,陈年旧事尽数而来,竟是让天子微红了眼。

 

“苏先生之前便已吩咐过,让陛下不得派人前去打扰,我便只能待在琅琊阁上了。”夏冬如是回禀,只听萧景琰道,“聂将军在阁中可好?”原悬镜司掌镜使,口齿伶俐不输人的夏冬,难得的语塞。“回陛下,家夫一切皆好,谢陛下挂念。”

 

萧景琰看着夏冬一脸纠结神色,笑了出来,“你我何必拘礼,想说什么说便是。”阔别漫长年岁,夏冬看着眼前的人已然有了帝王的威严神色,自然是欣慰喜悦。“陛下这般神色,苏先生看了定当满意。”“他远在江湖怎么看得到呢,最多看到一些所谓的政绩罢了。除了那次知会我一句他还活着之外便消息全无,江左盟护的还真是严。”萧景琰摇了摇头,叹口气,却被夏冬下一句话惊得差点没缓过来。

 

“陛下,苏先生已经回到金陵了。”话毕,夏冬未看面前人的神色,从袖中拿出一封信,呈了上去。“这是苏先生写的。”

 

余光瞥见信被接过,夏冬拜了拜便退了下去,她可没心情看当今皇上的表情瞬息万变。

 

手都带了些许颤抖,拆开信封,里面薄薄一张纸滑落出来。上面是清俊隽秀的笔迹,和当年指点江山的国策之书别无二致。信上只有短短一句话。

 

——靖王府的梅花今年开的可好。

 

当然好。你来看,怎会不好。

 

“高湛,备马!”

“殿下是去苏宅?”

“是……不,去靖王府。”

 

此时的靖王府里空空荡荡,唯有几枝梅花开的灿烂,屋檐上落着雪,薄薄一层,泛着暮冬的日光,生出几分莫名的人情暖意。

 

长苏,你可算是回来了。

——他的手中握着的,是一枚色泽温润的珍珠。

景琰。

——他的身后挂着的,是一坠久经年月的铜铃。

 

十四年后,金陵城中,终是相逢。

 

 

——楔子完 TBC

 

#吃了这么多糖决定自己来产一产然而文笔渣(跪

#下一章开始就是正文啦ww 基础设定是长苏去北境但是并没有死 在琅琊阁养伤后回到了金陵(开始和景琰相亲相爱的生活

#是一个系列 线索是十二个月 有正剧有日常但总之都是糖糖糖 作为一个HE党的尊严(笑

#会更下去的(?(ORZ

#感谢阅读ww

评论(4)
热度(64)

© 汤川控 | Powered by LOFTER